快群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一十四章 油尽灯枯
    一点火光从伞面的某处透出,很快烧出一个大洞,随着火焰的蔓延,那破洞越来越大,不但如此,那雨伞上的光芒也变得闪灭不定,迅速暗淡。

    兰夫人望着自己的秘宝,眼中满是不舍和痛心,此宝是师门长辈赐下,便是上品开天的全力一击也能轻松挡下,没想到今日会毁在这里,比较她所得的一根七品太阳真金,也不知是亏还是赚。

    此刻想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心思变换时,只听轰地一声,雨伞爆裂开来,那原本被遮蔽的耀眼光芒再一次充斥所有人的视野,炙热的力量四下弥漫。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传出,那些距离高台比较近的开天境霎时间熊熊燃烧起来,变成一个个火球,任凭他们如何催动己身力量,也无法熄灭身上的金乌真火。

    距离远一些的运气还算不错,但也都是拼命鼓荡己身的力量,抵挡朝自己蔓延过来的金乌真火。

    世界伟力的气息此起彼伏,一个又一个截然不同的小乾坤世界的虚影在这些开天境的身后浮现。

    杨开也察觉不妙,在玄界珠,六合如意袋和山河钟之间稍稍踌躇了一下,一闪身就躲进了六合如意袋中,同时还祭出了山河钟,将如意袋罩住,两重防护之下,这才感觉安全不少。

    下一瞬,他心神一震,心口仿佛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气血翻涌,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心知应该是山河钟受到了及其严重的损伤,连带着自己也被反噬了。

    十息,金乌真火的肆虐仅仅只有十息功夫。

    然而十息之后,整个大殿内尸横遍野,几十位开天境死了差不多一小半,基本上全都是被金乌真火给烧死的,没死的那些也都是人人带伤,面色苍白。

    这还是兰夫人祭出重宝抵挡的结果,若是没有那雨伞秘宝挡住了金乌真火最凶猛的攻击,只怕此刻大殿内的所有下品开天都得陨落。

    也多亏了兰夫人的雨伞挡了一下,大大地减弱了金乌真火的威能,才让大多数人保全了性命,没落个全军覆没的结局。

    几位中品开天倒是没什么大碍,可也都是神色惊恐,面对一只成年大金乌如此威势,谁敢涌出与之争斗的心思?

    大殿一角处,杨开也从六合如意袋中闪了出来,第一时间将无影纱罩在自己身上,继续隐匿身形。

    好在方才大殿内的情况很混乱,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地保命,也没人看到他这边的情况,否则一个帝尊境出现在此地,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略一查探,杨开脸皮抽了抽,露出心疼的神色。

    山河钟算是毁了,表面上满是被灼烧的痕迹,而且灵性大失,除非找人修补,然后长时间地温养,否则再难动用。

    这件自碎星海之行后便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洪荒异宝,居然会毁在这里,尽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杨开还是有些不舍。

    可方才那情况,他也是没办法。

    金乌真火爆发出来,威能到底有多大,他摸不准,根本不敢躲进玄界珠内,因为一旦躲进小玄界,那玄界珠就会暴露在大殿中,暴露在金乌真火之下,杨开也无法确定玄界珠是否能在金乌真火的灼烧下安然无恙,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且不说玄界珠里的药园肯定找不回来,木珠和木露还生活在里面呢。

    所以藏身在六合如意袋中是最好的选择,保险起见,杨开才祭出了山河钟罩在外面。

    如今看来,这一番布置也并非没有效果,比较那些开天境的人人带伤,自己此刻除了因为秘宝被毁受到一点反噬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适。

    山河钟这件洪荒异宝也算是寿终正寝了,杨开自我宽慰着,此刻也不是感伤这些的时候,金乌诈死复活,危机还没解除,若是不能逃离这里,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扭头四望,发现在另一边的拐角处,魏阙与陶蓉芳两人脸色苍白地躲在那边,看情况两人的状态还好,居然也没有受伤的痕迹。

    估计是跟自己之前提醒的及时有关,高台上禁制被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往前冲,就只有大月州的两人和自己往后退,金乌真火爆发出来,被其他人阻拦,越是往后威力自然越小。

    要不要去跟他们汇合呢?这个时候有两位开天境相伴,生存的几率肯定要大一些。

    这个念头才刚刚转过,大殿中心处,便暴起一股滔天戾气。

    杨开骇然望去,只见那金乌屹立在高台上,一双金色的眸子死死地凝视着第一栈的兰夫人,眸中竟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显然它也知道是兰夫人坏了自己的大事,刚才若不是这个女子祭出了那雨伞秘宝,此刻大殿内焉有活人?

    而兰夫人被它这么一盯,也不由生出一种神魂出窍之感,浑身冰凉,眼前一花,原本屹立在高台上的金乌已经闪身到了她面前,一只爪子轻飘飘地按了下来。

    兰夫人花容失色,抬起玉掌朝上印去,背后一个小乾坤的世界虚影一闪即逝,世界伟力轰然爆发。

    狂暴的力量席卷,兰夫人的身躯如破布麻袋一般飞了出去,半空中喋血不止,大片鲜血染红胸口的衣衫,而那金乌的身子也是微微往后一扬,差点没栽倒下去。

    凌空翻滚了几下,兰夫人灵巧落地,手捂着饱满的胸口,面色虽然苍白可一双美眸却是亮的吓人,娇呼道:“它已是强弩之末,诸位,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没与金乌交手,还摸不清它的底细,可方才这一交手,兰夫人立刻感觉到,眼前这只金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虽然凭借自己的力量胜不了它,但它想要杀自己,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心头明了,这金乌怕是真的要死了!之所以诈死,恐怕就是为了引人前来,与它陪葬,顺便也给那些觊觎它宝物的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让后来者投鼠忌器,这心思可够歹毒的。

    本就是油尽灯枯,先前又爆发出那么强大的金乌真火,更是雪上加霜!

    可惜兰夫人虽然洞察了这一点,其他人却是不知情况,眼见兰夫人这个六品开天都承受不住金乌一击,直接被打的吐血,谁还敢轻易上前?

    元小蛮,季天星,红老和张启等几位中品开天也都只是远远观望,那些下品开天更不用说了。

    金乌眼中闪过嘲弄,一步步地朝兰夫人行去。

    兰夫人死死地凝视着前方,又气又怒:“你们还在等什么?我若是死在这里,你们谁也别想离开,到时候都得跟着完蛋,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放手一搏,与我联手将之斩杀,才有逃生的希望!”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几个中品开天都相视一眼。

    若是平常时候,他们倒也不介意坐山观虎斗,第一栈的背景虽然强大,但他们只要不对兰夫人出手,兰夫人就算死了也跟他们无关,但这种时候,这种地方,若是连实力最强的兰夫人都陨落在这里,那剩下的人谁又能挡得住金乌的一招半式?到时候只怕真要如兰夫人所说,被金乌屠鸡宰狗一样杀光灭尽。

    几个中品开天还在迟疑的时候,两道人影已经从大殿一角急速驰来,落于兰夫人左右,不是旁人,正是大月州的两个。

    魏阙道:“兰夫人,我们来助你!”

    兰夫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多谢贤伉俪了。”

    这个时候能第一个站出来,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勇气,还有对她的信任。

    陶蓉芳朝魏阙那边瞧了一眼,脸色微红,也没多解释,心中想着,若是能与他一起死在这里,倒也不枉此生。

    “兰姐姐,我也来帮忙!”元小蛮一边喊着,一边也动身跑过来。

    红老,张启季天星等人微微颔首,也都一闪身来到了兰夫人身边。

    得几位中品开天助阵,兰夫人心头大定,微笑道:“诸位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红老阴测测地瞧了一眼那些摇摆不定的下品开天们,森声道:“想要活命,就随老夫等人等一起出手,谁若是敢偷奸耍滑,金乌不杀你,老夫也要杀你!”

    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恶毒的威胁比起善意的请求更有效果,最起码在红老说出这句话后,诸多下品开天纵然不情不愿,也都围聚了上来。

    霎时间,还存活的开天境们,将金乌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金乌顿足,歪头打量,四周的情形无疑让它感到愤怒,振翅啼鸣时,罡风再起,切金断玉的罡风袭向四面八方,诸多开天境连忙抵挡,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

    “今日之局,不是它死,就是我们亡!”兰夫人深深地吸了口气,胸口高高耸起,一抬手,祭出一道彩绫,“请诸位替我掠阵!”

    她也知道,这种临时的联手松散无比,若不给其他人看到一点希望,只怕没人有胆子冲金乌下手,是以无论如何,她都得第一个出手,让旁人看清金乌此刻是个什么样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