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扛着ak闯大明 > 第288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多尔衮听闻海州城失守,率先想到的不是城中的族人,而是被他强行带至军中、暂居海州府衙里的小情人。

    “给我冲!杀了前方的明军!杀!”多尔衮被气的大吼一声,抽出自己的战刀。

    但追逐与反追逐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大半日,左右的鞑子首领都累的不行,后方的鞑子大部队更是叫苦不迭,都没了冲锋的架势。

    “摄政王殿下,将士们都疲惫不堪,况且海州有失,我等应当立即回防才是要事呀,海州乃辽东与盛京要道,不能有失呀!”

    鲍承先赶紧出来劝多尔衮,他的屁股疼的感觉都要变成四瓣儿了。

    “混账,你敢违抗本王吗?”多尔衮怒眼圆睁,把战刀指向了鲍承先。

    鲍承先脸上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他一点都不怀疑多尔衮敢一刀劈了他。

    好在多尔衮只是吼了两嗓子发泄心中的愤懑,他身为大清国的监国、摄政王,自然是不能感情用事的。

    “整军回防海州城!”僵持了片刻,多尔衮放下心中的憋闷,有些疲惫的道。

    烦心的事儿还有很多,倘若海州城真的已经被贼军打下,他想夺回来,怕是还要费一番功夫。

    若是城中的贼军以本王的美人儿要挟本王又该怎么办?

    若是大侄子豪格知道了真相,怕是又要闹出大事,虽然他不惧这小子,但总归是他的理亏,说出去定然让代善那匹夫笑话。

    都是这个安国候!

    多尔衮边走边咬牙切齿,嘴不断的嘟嘟囔囔,仿佛得了失心疯。

    身边的几个将士都不敢多言,他们也从未见过摄政王如此行径。

    “忒!狗鞑子,爷爷在此,来打你爷爷呀!”见鞑子军又要跑路,还不知海州大事已成的刘鸿渐端着AKM大声呼喝。

    那气势,真叫个四海八荒唯我独尊!身后一批刘鸿渐死党皆是瞠目结舌。

    没想到侯爷这腌臜话也说的这么溜!

    “看啥看?都给老子喊!骂街不会吗?”刘鸿渐回头见一大帮子狗腿子瞪着眼瞧他,混不在意的道。

    被训斥一顿的众人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赶紧转移视线。

    “狗鞑子!我叫你一声孙子你敢答应吗?”

    “狗鞑子,你们这群无能的鸟人,过来吃俺老牛一棒槌……”

    ……

    被刘鸿渐一刺激,千户所的大嗓门们也是火力全开。

    野猪皮早年为了傍大明的大腿,不仅自己的汉语说的贼溜,连带着他的十多个儿子也大多通大明语。

    身居上位这么多年,多尔衮哪里受过这等侮辱,他气的牙都要咬碎了。

    “殿下,忍耐呀!小不忍则乱大谋!”海州守将马尔扎哈见摄政王脸色憋的黑红,赶紧上来劝道。

    若说忍功,马尔扎哈自诩了得,毕竟这伙儿明军曾在他眼皮底下慌了好几日,还没事就跑到城下谩骂。

    “滚!”多尔衮终于爆发,若是这货劝他杀过去,反而倒是能让他冷静。

    可老子已经在强忍了,你特么的还让老子忍,这不是更气人吗?

    “大人,好像没啥效果呀!这群孙子真是能忍。”常钰见前方的鞑子军只顾赶路,对他们的嘲讽充耳不闻,回头对刘鸿渐道。

    “是呀老爷,谁要是这么骂俺,俺早就大嘴巴子抽他了,这鞑子真没骨气!”牛大棒槌大言不惭道。

    “就你能!你为啥不弄个统领当当?”刘鸿渐白眼道。

    “嘿嘿,俺就能跟着老爷打下手,那统领可不好当。”牛大棒槌挠挠头道。

    看来仇清他们得手了呀,不然这伙儿鞑子也不可能士气如此低。

    “传我军令,撤!”刘鸿渐当机立断。

    虽然自己手下这批战马比建虏的要精壮不少,但跑了大半日就是赤兔马也受不了。

    目的已经达成,刘鸿渐带着千户所向着约定好的塔山堡行去。

    待千户所士兵到达塔山堡时,塔山堡早已热闹非凡,因为盟军这次赚大发了!

    这几日鞑子的难民不断的涌入海州城,导致海州城内人满为患,盟军一进去便红了眼。

    从东城杀到西城,又从南城杀到北城,几乎每个盟军腰间都挂着好几顶鞑子的头皮老鼠辫儿。

    鞑子便是银子,鞑子便是军职,军职便是权力……

    这些曾经的民夫哪里受过这等刺激,一时血气上涌,竟然两个时辰不到便把海州城屠了个精光。

    据统计,只这一日,去见他们长生天的鞑子就达到两万以上,这意味着发放的赏银至少要两万多两。

    但当刘鸿渐看到塔山堡堆积的财物后,刘鸿渐大笔一挥,竟然直接把盟军的赏银翻了倍。

    原来鞑子不是穷,是富户早在他们抢掠之前便已经携款潜逃了!

    “侯爷,卑职在海州府衙门抓到个蒙古公主!”祖仇清走到刘鸿渐身边禀报。

    这次偷袭简直可以称得上完美,而这蒙古公主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侯爷,据说这女子乃是建虏肃亲王豪格的妻子,而此次领军的却是建虏的摄政王多尔衮,二人是叔侄关系……”

    祖仇清说话时脸色怪怪的。

    当时两个盟军兄弟见色起意,正想与这女子成长一番,这女子吓的花容失色,为了保命大喊,幸亏他在附近,否则还真是便宜了那俩憨货。

    这个蒙古公主长的实在是漂亮,宛若一朵儿待放的花儿,那身材、那脸蛋儿,让未经人事的祖仇清都差点迷住。

    “叔叔抢了侄媳妇儿?有点意思!这鞑子真是不拘一格呀!”刘鸿渐大致听出了言外之意,也终于知道被自己调戏了一天的鞑子将领是谁。

    “侯爷,这算个啥?据说那些鞑子早些年,老子死了,他们的儿子都是直接继承老子的妻妾。”常钰一脸戏谑的道。

    “那蒙古公主在哪儿?带本侯去看看。”刘鸿渐突然来了兴趣。

    在鞑子的地界儿也折腾了好些天了,女的见了不少,但称得上美的还真没见过。

    而且这些鞑子大多没有洗澡的习惯,男男女女的,个个浑身酸臭的不行……

    门咯吱一声被推开,床上一个被绳索捆着的女子背对着房门,听到响声下意识的扭过头。

    刘鸿渐大踏步进来,一下便被床上的女子惊艳到。

    我的天,还真是挺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