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二百一十八章:船上的隐形人
    当夏云墨再从房间出来时,已是旁晚时分。

    站在船边,极目望去,一轮金日已有大半落入了大海之中,还剩小半轮的余晖照在海面上。

    一阵风吹过,顿时掀起片片金黄色的浪花,波光嶙峋,美丽极了。

    夏云墨在五色帆船上居住了些日子,也看过海上的日升日落,但此时不禁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夕阳彻底落下,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大自然神奇造化,壮阔而又美丽,这般美景,便是有盖世武功,也难以创造出来。

    夏云墨又摇了摇头,师法自然虽是一条大道,可惜还是要受限与天地。

    他实在忘不了燕十三的第十五剑,被天地诅咒的第十五剑。

    不知不觉间,一轮圆月已升起。

    船上已经挂了灯笼,点了灯,即使入了夜,四下周围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夏云墨根据先前从牛肉汤嘴里套出的话,向着船上的一个方向走去。

    船很大,还载着重物,使得整个船平平稳稳,一点都不摇晃,就像在陆地上一样。就算是晕船的人,也不会感到不适。

    船上的人似乎并不多,偶尔夏云墨遇到一两个,也是冷着脸,急匆匆的离开。

    即使是和夏云墨打了个照面,也如同没有看见一样。

    很快,夏云墨就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这是一个很大的赌坊,也是船上最热闹地方,挂着许多的灯,亮如白昼。

    和其余的赌坊一样,这个赌坊里也很暖和,也很热闹。

    在这布置豪华的大厅中,上等的酒香混合着上等的胭脂香,还有一股淡淡牛肉汤的味道,形成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银钱的敲击声,还有众人的欢笑声。对于赌徒来说,混合在一起,无疑是世上最美妙的地方。

    无论是在那个地方,最奢侈的享受,一定就是赌。

    因为一个“赌”字,纵是有万贯家财,也能瞬间败个干干净净。

    一旦进了赌局,就很难再出来。

    赢得想要赢更多,输的也想要赢回来。

    而在赌局中,有赢也就有输,赢了的人自然高兴,输了的人却也是悲痛欲绝。

    在这赌坊中,莫约有二十来人,年纪有老有幼,性别有男有女,有的穿着庄肃华丽的上古衣冠,有的却只不过随随便便披着件宽袍。

    这些人中,公孙兰也在里面,她似乎象是没有看到夏云墨一样,依旧站在赌桌的旁,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下一局该压那一边。

    夏云墨踏进了赌坊中,当第二只脚刚刚跨进门栏,他就感受到了二十三股气机已瞬间向他笼罩了过来。

    高手,绝顶的高手。

    这里有二十三个人,也有二十三个高手,每个人都是绝顶高手。

    他们纵然是比不过陆小凤、西门吹雪这样的人物,但却都有一派掌门的实力。

    这二十三个高手若是同时出现在江湖中,决定要去做一件事,天下间能够拦住他们的事情并不多。

    这里的赌桌三个,夏云墨朝着最大的赌桌走了过去。

    江湖中所有人都知道,夏云墨是如今两大绝世剑客之一,他无论去那里,都是受人瞩目的存在。

    即使抛去剑客这个身份,他的相貌气质,也足够的吸引人。

    可当他走进这赌坊中,除却冥冥中的二十三道气机外,其余人却都是看都不曾看他一眼,仿佛夏云墨是个透明人一样。

    可夏云墨不是透明人,他们这一群人才是透明人。

    赌桌子上堆满了金珠和银票,象是垃圾一样的堆在每个人的面前,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这些钱财,赌只是他们消遣的一种方式。

    他们赌得简单而又痛快,只用三粒骰子决定。

    点数相同的“豹子六“当然统吃,“四五六”也不小,“么二三“就输定了。

    除去一对外,剩下的一粒骰子若是六点,就几乎已可算赢定。

    庄家反抓起骰子,在大碗边敲得“当当“直响,大声道:“快下注,下得愈大愈好。“

    夏云墨站在那儿,看了几局,忽然道:“我压一万两。”

    说罢,他已从怀里掏出一万两银票,压了上去。

    钱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想要得到并不难。

    夏云墨是个喜欢享受的人,所以无论任何时候,他身上的银票总是不会少的。

    一万两银子即使放到这里也是豪赌,所以这些隐形人不再隐形,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

    庄家抬起头看着夏云墨道:“你是外来人,外来人进了我们这赌局,就要打折扣,你这一万两银子,只能算一千两。”

    这个庄家穿着洗的发白的衣衫,模样看起来很斯文,应该就是牛肉汤所说的酸秀才。

    一万两银子,瞬间就变成一千两银子,无论是谁,都很难接受。

    但夏云墨没有,反而笑道:“好,那就依庄家所说。”

    既然夏云墨愿意遵守规矩,酸秀才也就没有多说。

    骰子已掷在碗里,两个合起来“六”,还有一点仍在不停地滚。

    庄家不停喊“六”,而其余的赌客则是喊“幺”。

    最后骰子停了下来,是个“四”点。

    这个点不算大,但也绝不算小。

    赌客们也纷纷大显身手,但不管是酸秀才,还是这些赌徒,他们赌得并不太精,既不会找门子,更不会用手法。

    只要懂得最起码的一点技巧,到这里来赌,就一定满载而归。

    夏云墨的这一双手不仅纤长白皙,骨节分明,更是让他在赌局之中无往不利,只要他想要扔的点,就绝不会错。

    他已经扔了下去,他想要扔的是三三五,恰好能够比庄家大一点。

    这三颗骰子也的确很听这一双手的话,已经有两颗骰子停了下来,一颗是三,另一颗是五,最后一颗还在转。

    就在骰子即将要停下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个白发老人手指一弹,一道白影已经朝着骰子打了过来。

    这人满头白发,身穿儒袍,看来就像是个饱读诗书的老学究。

    他一直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谁能想到他会突然发难。

    这一指头下去,劲力十足,若是打中骰子,那骰子顿时就要化作粉末。

    而骰子化作粉末就是没有点,没有点就是零点,输的就会是夏云墨。

    可夏云墨又怎么会让自己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