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8章 肠穿肚烂
    第288章肠穿肚烂

    主动送上门,表面上看并不是什么好选择。不过,张戎不是傻子,他也明白凌清雪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邱唯山突然暴死,如果不尽快查明真相,那这口黑锅就得他张二钱背着。主动登门,也是做给别人看的,这叫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若是张某人啥的邱唯山,还敢来邱家?

    另外呢,凌女王也有意告诉所有人,张二钱和齐王府关系匪浅,想要动张二钱,需要好好思量思量才行。

    不管邱府的人如何冷脸相对,张戎都浑不在意。

    邱天的身子太差,所以前来应酬的乃是邱府大公子邱唯居。看到邱大公子,张戎颇有些不好意思,哎,累你短时间内死了两个亲弟弟,实在过意不去啊。

    邱唯居性情稳重,为人还过得去,历任兵部多年,也没什么风言风语。

    邱唯居是个不错的人,可张戎知道,自己和邱唯居永远也成不了朋友。邱唯山和邱唯一是什么德性,邱唯居能不知道?但是,亲情比什么都重要,哪怕两个弟弟杀人放火,邱唯居也会选择替他们擦屁股,这就是亲情,跟邱唯居是好人还是坏人并没有多大关系。

    但凡有脑子的,都明白一个道理,关键时刻,帮亲不帮理。

    “张二钱,你来做什么?”邱唯居神情纠结,明明想揍人,面上不得不装出冷静的样子,别提有多难受了。

    齐女王跟张戎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如此护着张二钱?难道真如传说中那般,张二钱乃是女王殿下养在外边的小白脸子?

    “奉刑部白老大人命令,特来勘察邱二公子死因,以求尽快破案”张戎拱手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邱唯居眉头一蹙,不无讥讽的冷笑道:“白老尚书会这样安排?二弟之死跟你脱不了干系,老尚书会让你来查案?”

    “谣言止于智者,张某自认为还不是个傻子,就算要杀邱二公子,也不会选在这个当头,难道张某嫌自己过得太顺心,故意给自己找麻烦?”张戎垂手站在客厅门前,不慌不忙的等着。他的态度很明显,你让我查我就查,不让查我就走。

    邱唯居冷冷的盯着张戎,虽然不想承认,可不得不说张戎的话很有道理。张二钱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刚刚跟二弟打了一架,晚上就把二弟杀了,张二钱会蠢到这种程度么?

    更重要的还是凌女王,凌女王的面子不能不给。

    其实邱唯居心里也明白,张二钱杀人的可能性很小,父亲之所以盯着张二钱,其实就是想借机会替三弟报仇。

    踌躇片刻,邱唯居还是觉得退一步,“你可以查,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千万别耍花招。”

    张戎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本公子就算耍花招,你又能那我怎么着?

    邱唯山的居所位于东院,途经一扇拱门,很快就来到了东院北房。邱府也知道保护现场的重要性,所以北房附近一直有七八个仆人守着。

    推开房门,朝着里屋走去,刚刚打开里屋内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儿。

    屋中陈设简单雅致,盆景、书架相互搭配,透着一股浓浓的书香气息。中间放着一张棕木圆桌,离着圆桌一丈远的地方便是卧榻。

    邱唯山的尸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床下,看卧榻上的情形,似乎是因为剧痛而从床上滚落下来。他双手微微抬起,仿佛在抓什么东西,是根手指如鸡爪子。脸色苍白无血,神情扭曲,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看着邱唯山的尸体,张戎以及唐嫣卿、柳薰儿三人,突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邱唯山的腹部已经完全腐烂,鲜红的碎肉连在肚皮上,看上去像是剁过的肉馅子。在皮肉里边,有着许多灰白色的虫子。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无法相信,邱唯山的肚子真的被虫子咬烂了。强忍着恶心,张戎蹲在尸体旁,仔细观察着腐烂的腹部。

    皮肉外翻,很明显可以看出确实是从里边破掉的,也就是说,虫子自内而外,把肚子咬穿了。张戎深深的皱紧眉头,这怎么可能呢?虫子怎么可能从腹内要破活人的肚子?

    活人腹腔之内有着强力的酸液,能够融化大多数物质,虫子很少能在活人腹腔内存活,更何况咬穿一个人的肚子?以前总听人说肠穿肚烂,没想到这一次是真见识到了。

    柳薰儿捂着口鼻,脸色难看道:“二钱,具体死因是什么?”

    “看伤口情况,应该是被虫子破腹而出!”

    唐嫣卿和柳薰儿全都倒吸一口凉气,柳薰儿嘴角抽了抽,小声嘀咕道:“真是被虫子咬死的?这怎么可能?该不会是邱老二坏事做多了,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吧。”

    柳薰儿声音很小,可邱唯居站的很近,还是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邱唯居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你们是来查案子的,不是乱嚼舌根的。”

    柳薰儿回过头,不客气的顶了一句,“你吓唬谁呢?既然事情都做了,还怕别人说,邱二公子这些年干的坏事还少?”

    “你.....你们到底是不是查案子的,不想查就滚!”

    张戎懒得理柳薰儿和邱唯居,从布包中掏出镊子,夹起一只小虫子。从形状上看,有点类似蛆,可张戎敢保证,这绝对不是蛆。

    蛆其实是一种很温和的生物,虽然生存能力强,可要是想钻破活人肚皮,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虫子下边有脚,一共两排,如同八足蜈蚣。拿出针刺了刺虫子背部,竟然没能一下刺透,那种灰白色的表皮居然如同盔甲。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饶是张戎见多识广,也看出半点端倪。

    收起虫子,张戎便朝着圆桌走去。圆桌上放着一套茶具,在桌子边缘放着一只茶杯,淡淡的中药味儿就是从茶杯里飘出来的。

    “大公子,邱二公子最近可是身体抱恙?”

    邱唯居面色不善的点了点头,“二弟打小就有个老毛病,肠胃不太好,隔段时间就肠胃痛,需要喝药调理。”

    “最近的药方是谁开的?”

    “悬壶医馆的林郎中!”

    悬壶医馆,林桐因林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