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降头师 > 第88章 廖师傅
可能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来找过阿赞峰了,他带我去了市区唐人街,到处都能看到中国商铺,沙县小吃、黄焖鸡、兰州拉面等四大小吃店也有,入眼都是中文字,我恍惚像是回到了国内的街头。

我问阿赞峰到这来干什么,他只是简单的说华人找他办事,我有些纳闷,唐人街的华人怎么找到阿赞峰了?

走到耀华力路的时候阿赞峰停了下来,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中药味,抬头一看,门楣上挂着块“潮州廖氏中医馆”的牌匾,朝里一看,店内满当当的人。

正面就是个整面墙的药柜,上面有很多抽屉,店伙计正爬在梯子上,手脚并用开抽屉抓药,动作之灵活就像在表演杂耍,店的左侧摆着几个架子,架子上搁着几个竹扁,里面装着药材,边上还有一排炉子,炉子上放着砂锅正在冒烟气熬药,店伙计拿着扇子不停的扇来扇去,右侧则是问诊的地方,门洞装修成了颇具中国特色的扇形,挂着纱帘,门口还有十来人在等候看病,透过纱帘能看到一个白发老头正在给病人把脉,一个大大的“德”字裱在墙上。

一个穿传统盘扣马褂的店伙计迎上来用泰语打招呼行礼,得知是中国人后用汉语问我们是看病还是抓药,我说老板约了我们,店伙计进去通报后白发老头出来了,他打量了我和阿赞峰,问:“你们是谁,我什么时候约过你们了......。”

“你没找过阿赞峰?那他为什么来这,难道抓药?”我纳闷的看向了阿赞峰,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吃中药的人啊。

“阿赞峰?”白发老头嘀咕了句,突然恍然大悟了过来说:“我知道了,两位贵客先等等,阿才、阿旺,我有要紧的事今天不问诊了,你们把该抓的药抓了,炉子上的药煎好就不要煎了,打烊收工!”

两个伙计没回过神愣在那,白发老头客气把还在等候的病人送走,病人们唉声叹气的走了。

白发老头把我们带进了问诊室,问诊室边上还有道门,进去后才发现是间装修的古香古色的休息室。

白发老头取出茶具亲自给我们沏,他聚精会神也不说话,光是沏茶就花了七八分钟,等的阿赞峰很不耐烦,连我都快坐不住了,好在他很快就沏好了,将茶端了过来,一股茶香顿时扑鼻而来。

我端起闻了下,还真是清香扑鼻,我曾听人家说一些喜欢茶道的朋友,对茶相当讲究,有什么沏茶、赏茶、闻茶每个环节都有讲究,看来这白发老头就是此道中人了。

白发老头用毛巾擦着手上的水渍笑说:“两位尝尝我们潮州的工夫茶,这可是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啊。”

喝个茶咋还整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上去了,可能我不太会喝茶,香倒是挺香的,但喝了一口没感觉有多好喝,阿赞峰勉为其难的端起喝了一口,然后一脸嫌弃的放下了,让我告诉白发老头说事。

白发老头大概也知道阿赞峰在说什么了,轻叹口气说:“唉,希望黄老板介绍的阿赞师傅管用吧。”

我有点惊讶,白发老头口中的黄老板明显是黄伟民了,没想到是他介绍的,这家伙人脉还挺广,于是问:“老先生,你认识黄伟民?”

白发老头点点头说:“他是我的病人,上次来看隐疾的时候聊了几句,听说我家里有事,所以给我介绍了阿赞师傅,我托店里的伙计去水上集市找了好几次,伙计回来说阿赞师傅避不见客,不过伙计已经在门外说了是黄老板介绍的,还在门缝里塞了我这里的地址纸条。”

原来是黄伟民看性病时候认识的。

白发老头自称廖师傅,祖籍在广东潮汕地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举家来了曼谷开中医馆,在唐人街很出名,廖师傅说他是个传统文化的信奉者,有什么事还是愿意相信国术,要不是实在没辙了,也不会请泰国的阿赞师傅了。

我问是怎么回事,廖师傅唉声叹气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我。

照片里是一个女孩,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还挺俊俏,五官轮廓很泰国,但又有中国人的特质,像是个混血儿。

廖师傅告诉我照片里的女孩是他孙女,叫廖思婷,在曼谷大学国际学院念书,是他儿子娶的泰国老婆生的,两口子感情本来还挺好的,但他儿子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疯狂迷恋上了另外一个泰国女人了,就像中了邪似的,闹着要跟老婆离婚,他老婆自然不同意,他儿子起初就在家里砸东西,把能砸的都砸了,发展到后来就开始打人,经常把他的泰国老婆打的鼻青脸肿。

廖师傅说到这里又是叹气,说他这泰国儿媳太善良了,男尊女卑的思想比中国人还根深蒂固,不敢违背丈夫,被打也忍气吞声,连他都快看不过去了,还出面说了儿子几句,可他儿子压根听不进去,甚至都要动手打他,没办法廖师傅只能不管了,毕竟他儿子四十多岁了,这么大人想管也管不了。

见老婆不离婚,廖师傅的儿子索性搬出去跟小三住到了一起,这都半年没回过家了。

廖师傅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打断了下,因为我注意到廖师傅话里有个让我觉得奇怪的地方,于是问:“男人变心出轨的事很多,为什么你说他像中邪了似的。”

廖师傅说:“我老伴死的早,阿凯是我一手拉扯大的,我能不了解他吗?阿凯这人忠厚老实,小时候看到女孩都害羞,后来成年了也是这样,他能找到这泰国老婆,都还是人家上杆子倒追的他,别说出轨了,就算给他十个胆子我看他也不敢,还有我从小就教他礼义廉耻,教他做人谦虚,他是浸润在国学里长大的,脾气儒雅温顺,砸东西这种暴力的事从来也不会干,更别提打人了,那段时期他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根本不是我儿子,不像中邪又像什么?”

我若有所思点点头,正所谓三岁看八十,一个人的性格很早就定性了,如果在一个时期内突然改变,十有八九是受了什么刺激,再不然就像廖师傅说的中了邪,毕竟这里是泰国,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不过廖师傅的重点好像还不是在儿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