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末武圣 > 第106章 俘虏尽屠之
    太阳升起。

    洪水已经逐渐褪去,道路却仍旧有些泥泞。

    山谷入口及小路上,那些尸体也都被清理完毕,大军随时都能进入山谷。

    士卒们虽整夜未眠,却也全都神情亢奋。

    如此辉煌胜利,足以载入史册,从此鲜卑再也不足为惧。

    关羽数年前,虽然已经攻破弹汗山,还斩杀了鲜卑可汗檀石槐。

    然而,鲜卑实力犹在。

    如果鲜卑再出现一位雄主,能够将众多鲜卑部落整合起来,必定又是心腹大患。

    事实也的确如此。

    历史上北疆之战结束数年以后,鲜卑可汗檀石槐亡,其子和连继位。

    奈何,和连没有檀石槐那种威望。

    他虽是鲜卑名义上可汗,却根本得不到各部落认可。

    为了竖立威望。

    和连屡次寇边攻打幽州、并州,后来在攻打北地郡时,被当地人射杀。

    从此以后,鲜卑再次陷入分裂。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汉末天下大乱之时,鲜卑才无力南下寇边。

    直到柯比能横空出世。

    柯比能的传奇故事,哪怕相比于檀石槐亦是不逞多让。

    柯比能学习汉族先进技术与文化,并在曹操北征乌丸后献上降表,想要安心发展。

    然而,由于柯比能在统一鲜卑的战争中,屡次被魏国阻拦,当即起兵叛乱。

    双方连年战乱。

    柯比能在魏国不断干涉下,仍旧崛起于漠南,后来甚至带甲十余万。

    不过。

    也正是因为魏国不断干涉,柯比能始终未能统一鲜卑,却也成为魏国心腹大患。

    直到幽州刺史王雄,派遣勇士韩龙刺死轲比能,鲜卑才不足为据。

    从那以后。

    鲜卑种落离散,互相侵伐,强者远遁,弱者请服,曹魏边陲因此得以安息。

    说到这里,倒也不得不让人感叹。

    曹魏北疆连年战乱,仍旧没有办法平定的心腹大患,却因一刺客而划上句号。

    现如今。

    数万鲜卑大军灭亡。

    纵然有人能够崛起于草原,伤亡如此多青壮的鲜卑,也没有了与大汉对抗的实力。

    而且。

    想必经过此战以后,本就畏惧关羽的鲜卑人,恐惧之心必定更甚。

    只要关羽还在北地,必定再无鲜卑胆敢入侵。

    大汉北疆这个心腹大患,至少在二十年内,都不可能再翻起多大风浪。

    贾诩也正是考虑到这些,才会大费周章设局,将数万鲜卑战士葬身于此。

    山谷入口,大水虽已退去,道路仍旧有些泥泞。

    众人看向关羽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如果说。

    关羽以前因为勇武,受到士卒们尊敬的话。

    那么此战过后,洪水所吞没的鲜卑人性命,就会让关羽显得有些恐怖。

    这些人自然不知道,计策全都出自贾诩之手。

    他们只知道,关羽刚刚回到并州,就先接连七阵击破两族联军。

    最后更是使用奇谋,将两族联军尽数消灭。

    如此丰功伟绩,简直令人乍舌。

    “准备进入谷内。”

    关羽骑在赤兔马上,对着身后士卒厉声喝道。

    虽说大局已定。

    然而难保山谷内,仍有鲜卑、匈奴人活着,所以进入山谷必须要小心谨慎。

    要知道。

    洪水虽然进入山谷,却由于边缘荒干水水位较低之故,绝大部分洪水都回流到河内。

    这也是为什么,谷内积水最多也只达到齐腰程度。

    若非山谷面积太大,与河道相接位置又不多,恐怕水淹之计就要失败。

    其实。

    以山谷内当时水位。

    只要鲜卑人能够沉着冷静,等到大水退去之时,也许根本不会有太大伤亡。

    毕竟,洪水根本不能超过士卒头顶。

    当然。

    很多事情也并不能这么算。

    以洪水冲击下来的速度,这些不善水性的鲜卑士卒,很可能被水冲倒在地。

    哪怕水位没有人高,在湍急流水的作用下,摔倒后仍旧有极大机会溺亡。

    然而。

    水淹之计最大杀伤不在其本身,反而是滚滚洪水带来的恐慌。

    人们只要恐慌,就会失去理智。

    数万兵马聚集在山谷内,失去理智后混乱状态可想而知。

    更何况,这还是在黑夜中。

    洪水本就带着强大冲击力,再加上士卒们带来的混乱,恐怕不少人都会被洪水冲走。

    继而,在众人践踏中死去。

    甚至还有可能,那些不会水的士卒摔倒以后,极力抓住附近士卒。

    结果两人扭在一起,摔倒在水中双双溺亡。

    哪怕关羽还未进入山谷,却也能够猜到里面惨状。

    当然也不能排除,还有许多沉着冷静之人,躲过了洪水的肆虐。

    也许那些人已经毫无战心。

    不过关羽身为三军主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小心谨慎才对。

    随着关羽命令的下达,士卒们列着整齐队伍,踩着淤泥谨慎进入山谷。

    山谷内,尸横遍野。

    然而在四周峭壁上,却也躲着许多瑟瑟发抖,面带恐惧的鲜卑、匈奴人。

    不仅如此。

    还有许多光着上半身之人,拿着武器畏缩的躲在山谷角落。

    淤泥中,更多却是那些气若游丝的鲜卑人。

    若非这些人躺在淤泥中,偶尔还挣扎几番,恐怕都会以为他们乃是死人。

    关羽略作估量,活下来的居然有一万余人。

    只是这些人大多赤手空拳,不少都气若游丝,根本没有丝毫战斗力可言。

    “投降,我们投降。”

    关羽刚刚率领军队进入山谷,那些侥幸活下来之人,全都面含恐惧的喊道。

    有些还拿着武器之人,急忙扔掉武器,跪倒在地请求投降。

    “兄长,如何处置俘虏?”

    看着万余残兵败将,关雄当即有些为难的问道。

    云中兵马不过三千,纵然加上并州其余郡兵,总数也只有万余。

    若没有于夫罗率领的匈奴人帮忙,想要弹压这万余俘虏,恐怕并不容易。

    关羽丹凤眼微微眯起,深深吸了口气。

    “贼人连年寇边,杀我子民,抢我财物,毁我田地,罪不容诛。”

    “敌军虽败,贼心未死,若不尽除,必生祸患。”

    “传我军令,所有贼人,无论投降与否。”

    “尽屠之!”

    关羽下达这个命令以后,哪怕关雄内心也是一颤。

    上阵杀敌,纵然杀掉再多人也无妨,可是屠杀俘虏自古不详。

    若非迫不得已。

    极少有将领愿意屠杀降卒,因为这样做的人,大多不得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