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 第650章隐形果
    弘炎没有回答,反而阴沉下脸反问道:“看来你很想毒死我。”

    泰山:“……我错了还不行吗?兔崽子大爷!我自己打自己!”抬手甩了自己两巴掌,声音之响引来其他灵猴族兽人纷纷侧目。

    见到泰山是自己打的自己,他们明白这肯定是在为下毒的事情向兔崽子赔罪。

    收回目光不敢在多看,免得猴王泰山尴尬迁怒他们。

    泰山指着自己被打肿的脸看着弘炎问道:“这下你总该消气了吧?快点把宝贝拿出来给我瞧瞧。”纠结兔崽子跟闫然为什么没中毒又没有什么用处,还是解决部落族人生死攸关的大事要紧!

    弘炎轻哼一声,一只手抱着熊猫,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棉花递到他的眼皮子底下。

    见他两眼发出狼一样绿光伸手想要触碰,连忙收回手恶狠狠的警告道:“只许看不许摸!”

    “是是是!你快拿出来再我瞧瞧!我刚才没看清楚!”泰山急的点头催促。

    弘炎这才又伸出手递到他的眼皮子底下,没好气的道:“看看看,看清楚!”

    泰山一把抓住他的手,仔细盯着棉花,若有所思道:“这东西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巫师经常到处去采草药,或许他认识!

    弘炎看着泰山自言自语低头看向棉花,也觉得有些眼熟。

    “闫然有没有告诉你这宝贝叫什么?从哪里得来的?”泰山一脸期望的看着弘炎。

    弘炎实话实说道:“闫然说这个叫棉花,从哪里得来的我没问,等她回来你自己问她。”

    提起闫然,泰山想起之前奠柏拉着闫然转身就走,一点也不给他面子的一幕,顿时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他们去干什么去了?”

    弘炎收回棉花,看着泰山阴阳怪气的道:“你还有脸问。闫然一路找过来却没发现莎莎的尸体,她说莎莎是假装被你打伤,假装被鲛人的歌声迷惑趁机逃走了!”

    “什么?!不可能!”泰山高喊一声:“我可是把她往死里揍的!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弘炎不屑的反驳:“我可是亲眼看见六眼沙蛛被歌声迷惑跟着你的族人一起离开的部落。当时闫然准备追去杀掉她,谁知道宝宝也被歌声迷惑突然从树屋上掉下来。我们先救了宝宝,等回过神来她已经不见了!闫然一路追到了这里也没看见她,她不是逃了是什么?”

    泰山听完脸色紧绷阴沉的厉害,转身就往丛林走去。

    弘炎追过去问道:“你去哪?你也要去找莎莎?”

    “她被我打伤,就算逃也逃不了多远!闫然跟奠柏不熟悉这片丛林,我却是这片地盘的猴王,说不定我会比闫然先抓到莎莎!”泰山一脸骄傲,信心十足!

    弘炎这次没有跟他唱反调,赞同的点头道:“有这个可能,我跟你一块去找。你不知道这个莎莎有多狡猾!之前她也诈死过……”絮絮叨叨说起了关于莎莎勾结巨蝎族跟蜈蚣族想要对付闫然跟奠柏,却自食恶果的事情。

    此时天色已渐渐微亮。

    闫然跟奠柏正在丛林中穿梭寻找线索,终于在一处大树底下的草地上发现了一些黑血。

    闫然蹲下去仔细观察。

    奠柏站在一旁好奇的问道:“这是莎莎吐得血?”

    “嗯。”闫然观察完站起身环顾四周的环境。

    见到左前方的草地被践踏过,立马选择这个方向继续追踪。

    想起一件事突然扭头看向奠柏问道:“你以前随便咬人一口就能致人昏迷,这一次咬了莎莎,她怎么没事?”

    奠柏想了想才解释道:“寄生藤的毒性好像减弱了。”

    “寄生藤?”

    “是啊!”奠柏完完本本的向闫然交代寄生藤的由来。

    闫然听完沉默了一会这才道:“我一直以为藤蔓本身就是你本体的一部分。”原来真相是他吞噬了寄生藤,把它变成了武器!

    “为什么会减弱?”紧接着又追问一句。

    奠柏晃了晃脑袋:“上次结果子的时候,我就发现寄生藤的毒性减弱了一些。这一次我头上结满了果子,所以毒性也就更弱了。再加上莎莎本身就是一只剧毒蜘蛛,对其他毒性有一定的抵抗力,所以她才能逃走。”

    闫然盯着他的脑袋幽幽的道:“你是说你头上的隐形花全部脱落现在结果了?”隐形花结的果子竟然也可以隐形……。

    “你自己摸摸。”奠柏低下头,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脑袋上。

    闫然轻轻的摸了摸,果然摸到一颗颗枸杞般大小的果子。

    想到这种果子竟然连毒性也吸收,明明是毒果却能增加寿命……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忽然凑近奠柏在他的身上闻了闻,放下手突然道:“怪不得你身上的香味也消失了。”原来是结果子了!

    天天待在一起,让她忽略了。

    就像一个母亲抚养孩子长大,天天待在一起并不觉得孩子再长高,等真正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孩子能独立了!

    闫然转身继续追踪。

    奠柏立即跟上,想起一件事扭头看向闫然问道:“你觉得那个龅牙雌性还活着吗?”

    龅牙雌性?喜姐?闫然脚步一滞又继续往前走,反问一句:“你觉得呢?”

    奠柏不以为然道:“还用问?肯定死了!只有脖子的雄性才会觉得她还活着。”

    闫然看向远方,幽幽的叹息一声:“……或许鹿哥心里也清楚,以莎莎的心狠手辣喜姐根本活不了,可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他是愚蠢!心里明明清楚龅牙雌性已死,偏偏固执的相信莎莎的话,被她利用对付我们。”奠柏不屑的定论。

    闫然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沉默了一会这才道:“莎莎应该就在前边不远处,我们快追到了,走!”

    “嗯。”奠柏轻应一声,一边紧跟在闫然的身后,一边提醒道:“这一次抓住她,你先捅她两刀,我在剥了她的皮,看她还怎么诈死!”

    “好。”闫然没觉得奠柏的提议残忍,反倒同意。

    三里之外的一片草丛里,精疲力竭的莎莎趴在地上不停的吐血。

    耳边传来有人走近的脚步声,莎莎露出凄惨的笑容,缓缓的抬头看向来人,赫然是——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