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金玉良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脱离掌控
    虽然太子只在这里坐了一刻多钟,也是莫大的荣耀,是皇上和太子对长亭长公主府的殊誉。长公主一叠声地吩咐,晚上多加些菜,让全家主子都到这里来吃饭,以示庆贺。

    一晃到了八月下旬,老驸马的身体康复得很快,很好。虽然才醒来十几天的时间,他的手已经能抬起来揪着胡子了,一个人扶着他能坐小半刻钟,两个人架着他能走三步路,还能连续说十几个字,也把儿孙们基本认全了,只是智力提高得比较慢……

    八月二十一下晌,谢府来了贴子,说明天上午谢老国公同谢煜一起来长亭长公主府,感谢陆漫救了谢大奶奶母子的同时,再探望醒过来的姜老驸马。

    老驸马现在还不算清醒,长公主不愿意让他看到谢老国公。这两个人过去一见面就吵架,还次次姜老驸马败北,怕他有什么不好。

    第二天上午,长公主带着陆漫去了前院正堂,在这里迎接谢家祖孙,姜侯爷和世子爷也专门请假在家招待他们。

    谢煜奉上礼单,再次对长公主和陆漫表示了感谢。

    长公主客气几句,又问了姜展唯的情况。

    谢煜道,“姜兄弟已经不在我的营里了,他直接听命于我父亲,所以他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又安慰长公主和陆漫道,“你们但放宽心,姜兄弟得了姜家祖传,颇有智慧韬略,将来定大有作为。”

    谢老国公在来之前,专门得了孙子的嘱咐,今天来是感谢人家的,不是来添堵的,千万别让人家不高兴,所以没有敞着大嘴乱说话。

    听了孙子的话忍不住说道,“姜老弟不喜欢庶子优秀,可老天不如人愿,偏偏姜三郎这个庶子能干得远远超出他的想像。哈哈哈……”非常不厚道地大笑起来。

    谢煜皱眉道,“祖父!”

    谢老爷子赶紧闭上了大嘴。

    谢煜还要忙着赶回军中,又提出去拜望老驸马。长公主拒绝了,说老驸马还在歇息。

    谢家祖孙便起身告辞。

    他们送的礼物主要都是人参、灵芝、燕窝之类的药材,还有两尊玉石摆件。

    长公主把药材留了下来,那两尊摆件让人送去了兰汀洲。

    八月二十四这天,谢大元帅带着谢家军开赴前线,太子殿下代表皇上亲自来到城外送别谢家军。

    第二天,姜侯爷又得到一个令人极其震惊的消息,姜展唯在前几天已经被谢大元帅任命为正四品的游击将军。

    这个职位让大家都有些发蒙。这不是还没有立军功吗,他怎么会升得这样快。从从七品的小武官到正四品的将军,比八百里加急还快。这种升官速度,也只有在采取非常手段的非常时期才会使用,不知为何用在了他身上。据说,这个官职是谢大元帅同皇上、张首辅、定国公、兵部周尚书几人共同商议后决定的。为什么会这样,暂时保密。连长公主去探听,皇上都忍着没说。

    姜展唯如此的升官速度,姜家三位老爷和世子爷都不淡定了,长公主也心里发虚,却是鞭长莫及。陆漫还听到他们在议论,庆幸老驸马不算很清醒,否则定被气得不轻……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陆漫已经看出来,这个家不仅不喜欢庶子太强势,也不愿意子弟进军营,当然更不希望他们立军功当大将军了。不光是危险问题,还有更深层原因。

    姜展唯利用冲喜顺利弃文从戎,进入军营,也彻底脱离了这个家对他的掌控。天时地利人和,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个结果。

    还好老驸马醒了,又这么依赖她,否则她又多了一个让这些人不喜她的罪名。

    不过,陆漫倒是挺佩服姜展唯,那货,手狠手辣,卧心藏胆,不按长理出牌,一看就是干大事的。升到这个官职,算不算功成名就呢?

    陆漫倒是希望他能在去边关之前实现他的愿望,她也乐得成全他。当然,最好在收拾完陆家,把仁和堂拿回来后再说。

    姜展魁听了这件事兴奋不已,还自掏腰包拿了二十两银子出来,请王嬷嬷等人弄了两桌席面。一桌主子,一桌下人,以示庆贺。

    二十六这天上午,长亭长公主府收到了谢府送的贴子。再过两天,谢煜的儿子谢开沛小盆友满月。送贴子的婆子说,因为谢国公和世子爷刚去了边关,府里只请了几家亲戚和特别要好的朋友,客人不多。还说请二姑娘务必光临,把旗长和豌豆黄带着,谢家几位姐儿都喜欢。

    另外,谢大奶奶还给陆漫写了一封信,意思是感谢陆漫救了谢开沛,那天想要让小家伙正式认她当干娘。

    陆漫把信给长公主看了,征求意见道,“祖母,您看可以吗?”

    长公主考虑了一下,说道,“你救过那孩子,那孩子也生的艰难,他们家或许想让孩子借一借你的福气,好养活。认了,于你于展唯都好。成,就认吧。”

    陆漫笑道,“他们哪里是想借我的福气,他们是想借祖父的福气。祖父现在醒过来,人人都说他有大福,得上天眷顾。我因为是他的冲喜孙媳妇,如今也借光成有福的人了。”

    长公主长大乐,指着她笑道,“就你的小嘴儿甜。”

    大夫人赶紧欠身说道,“婆婆,儿媳觉得不妥。”

    “为何不妥?”长公主不解地问道。

    大夫人说道,“那谢老公爷过去常对公爹言辞不善,公爹最是不喜他。展唯媳妇做为晚辈不知道同长辈同仇敌忾,却还要不顾长辈的感受当他重孙子的干娘,这不好吧。等到公爹以后彻底清明了,会不会难过?”

    这顶大帽子扣下来,陆漫哪里敢认。忙道,“大伯娘误会了,我这不是在请示祖母嘛。”

    长公主却摆手说道,“老大媳妇多虑了。驸马爷过去虽然经常跟谢老国公吵嘴,但私下还是佩服他们父子的,说他们忠君爱国,刚正不阿。有他们保家卫国,是大楚朝的幸事。何况,展唯也多得他们父子的关照提携,以后还要有求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