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无限从龙骑士开始 > 第三十六章 你有天葵,我有滑稽
    “妖道,大宋立国三百年,从来没有道士执掌军权的先例,汝欲何为!”张世杰须发怒张,口水喷的biubiubiubiu~幸好龙骑士先生功力深厚,飞虫不能落身,区区口水还没有靠近沈光的身体就已经蒸发了。

    “这是加盖了玉玺的诏书,你要抗旨吗?”沈光的六艘襄阳级炮舰一字儿排开,长江的水面宽阔,非常适合水军运作,而二十四门八磅炮对着鄂州城,那玩意前几天大家已经领教过它的威力,所以鄂州军的水师躲在营寨里没有出来。

    明显是送死的活儿,那个脑壳那么硬去做哦!

    沈光的船队不止是炮舰,既然想要远征中原,船队里还有几十艘的货船。

    如果是江南水乡的后世人在此,自然能一眼看出这种船就是京杭大运河上面南来北往最常见的平地水泥驳船。

    平底的设计是为了方便内河航行,吃水浅可以在很多水道航行,水泥制成的船身顶多加一些钢筋固定,成本非常低。

    后世的做法就是把船前后连接起来,看起来就像是火车一样,头前那艘和最后那艘加装柴油机作为动力,数量从几艘到十多艘不等,算是运河上面独特的风景线。

    沈光的船队因为是在长江上航行,不能与水流平缓的运河相比,所以每条船都安装了独立的动力,几十艘船的大队在长江上面也是非常庞大的规模了。

    他身边是郭芙妹纸,小妞穿着纯阳宫的名扬天下套装,清丽无双的少女很有几分仙姑的气质了,惹得对峙中的鄂州军战士们纷纷在打望她。

    这些人的眼神相当炙热,而且人多胆气壮,看着郭芙嬉笑不已,评头论足,很是不堪,反正自家张将军似乎对面不和,既然是敌人那么大家更加没有什么顾忌了。

    再说了,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当兵十年母猪赛貂蝉。

    何况郭芙本来就是继承了黄蓉的颜值,就算到后世去,混一个“四千年美少女”也是没问题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沈光举起了右手,张开的手掌高高向天,张世杰怒吼道:“妖道你敢!”

    这时候傻子都知道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轰轰轰~!”炮舰义无反顾地开火了,船上的水兵不是纯阳宫生化人道士,就是新近加入进来的襄阳子弟兵,那里的老百姓对清虚真人可是真的当做神仙的,哪怕沈光下令对临安城开炮,这些战士们也绝对没有二话,大炮开兮轰他娘呗!

    二十四颗炮弹呼啸而出,肉眼根本看不清楚它们的轨迹,因为距离很近,几乎是炮舰刚刚开火,鄂州城的城墙上就中了弹,可以防御弓箭弩炮的城墙对于近代火炮的威力根本无从抵抗。

    沈光的八磅炮已经是拿三的技术标准了,而且比起拿破仑皇帝的青铜炮,优质钢炼制的炮更加轻便,而且倍径更长,达到了30倍径,这是结合了现代科技与近代设计的怪胎,加上炮弹也是采用了二十一世纪的高能装药配比,威力比起历史上的八磅炮不知道高了多少去。

    最主要的是,后世人对古代城市城墙往往有个误解,大多是被影视作品和游戏给误导的,以为城墙都是砖石浇制的,其实大大不然。能做到全砖石城墙的,整个天朝都没有几座大城市,绝大多数城墙都是砖土混合结构,甚至有些干脆就是土城墙。

    只不过盾不坚固,矛也不锋利,大家半斤八两而已。

    一轮炮火有17颗炮弹准确轰在了城墙上,还有几颗要么高了,飞进了城里不知道砸中了哪个倒霉蛋。

    要么是低了,落在墙外的地上,爆炸的巨响还有地上的深坑告诉人们,如果中了大炮绝对会是立刻去世的下场。

    崩塌的城墙并不能给守军以安全感,张世杰握刀凝视着城前,他沉声安抚着军士们:“不用慌,就算进了城,他们只有一百多人,根本不足为虑,我们这么多人一人一刀都砍死他们了!”

    “干脆我们反击吧,任由他们攻击,城墙顶不了多久的。”手下人提出的建议,让张世杰颇为心动,干脆把这个妖道捉起来,押送到临安明正典刑。

    “属下已经命人收集了黑狗血,天葵血还有金汁,等会我们先泼过去,破了他的妖法!”

    张世杰:“…………”

    有时候下属太过能干也是会让领导头疼的,作为领军大将,听到这些污秽的东西他本能的就不喜,但是又不能挫伤手下的积极性。再说了,沈光号称国师,据说在临安还有招下雷霆的壮举,张世杰当然是不相信的,无非是愚夫愚妇们被欺骗了而已。

    至于贾似道丞相也是极力推崇国师,呃,张世杰对贾似道同样看不起,一个整天玩歌姬玩尼姑,沉迷于斗蟋蟀的丞相,我呸!

    只不过他自己的恩主吕文德和贾似道是一派的,平时也只能虚与委蛇而已。

    金汁其实就是米田共,臭气熏天,真是难为了这群当兵的找来。黑狗血其实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中华田园犬很多,但是纯正黑色的可是很少,为了对付妖道,无辜的狗狗挨了一刀,献上了自己的一腔热血。

    至于天葵血那就更加扯淡了,大宋的妇女,大姨妈血那是能够给别人看到的吗?这是极度私密的东西,想要找到这玩意在这个年月简直就是难于登天,还是这些丘八敲开了某家青楼的门,拿刀恐吓才搞到的。

    于是沈光哭笑不得看着一群大兵推开城门,嗷嗷叫着朝自己呲狗血。

    这可真是狗血啊!

    等等,这里面还混着什么?

    恶臭扑鼻的金汁与姨妈带齐飞,无比热情地对国师大人表达出自己的向往之情,来呀,快活啊!

    郭芙捂着琼鼻,连连后退,“哎呀,恶心死了,这什么人啊!张世杰这个老头子坏滴很!”

    沈光身后原本严肃无比的海兵队们也都是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这些东西实在太让人恶心了,不过仔细想想似乎对面的想法也没有错,这可是天朝祖传对付妖邪的方法。

    “得亏他们没有朝我扔黑驴蹄子……”沈光黑着脸,默默地想着,“催泪弹准备!”

    传令兵立刻对炮舰摇着红旗,炮手们立刻麻溜儿换上弹壳上面有着特别标记的炮弹,黄色的圆脑袋,大大的眼睛斜看向一边,赫然是一个个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