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凌天战神 > 第两百七十三章 阴沟翻船
 人都已经从擂台上下去了,别说公平不公平的,反正沈浪是肯定赢了的。裁

    判在经历过最初的呆滞之后,马上就开口宣布沈浪获胜。

    事情本应该到这里就完了的,下面的人也都在欢呼,尤其是赌徒。只

    是,他们听到一声嘶吼的声音,一回头却看到那双只有红色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的时候,便不由得心生恐惧了。“

    吼!”何玲青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变成了一头兽。

    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一样,飞快的跳到擂台上,继续对沈浪进行攻击,而这时候,沈浪的面向是和她背对着的。众

    人不由得的吃了一惊。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能够去阻止,但是抱着各种各样的心思,并没有人出手,只是有人发出了惊呼,亦或者一句比较急促的小心罢了。长

    剑顺着何玲青的方向穿刺了过来。沈

    浪俨然不惧,他轻巧的将自己的剑尖往地上一折,借着这股子助力,整个人便凌空飞了起来了。调

    转了方向,沈浪便正面应敌了。两

    人打的难舍难分,刀光火石之间,可以看得到,何玲青的身上有着越来越多的伤口了。她并不是沈浪的对手。确实,沈浪一招击退何玲青,是为了那个一招击退的记录,而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只有依靠这种手段次啊能够获得胜利。可

    惜的是,浑身是伤的何玲青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击败沈浪,在沈浪没有倒下的情况下,她除非死亡,否则是不会停下这样的攻击的,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让她停下攻击。最

    简单的,只要她的血脉之力用尽,那么她就会虚脱,不过,这也意味着,她以后再也不能够使用血脉之力了。

    “青儿!”其他人可以不管不顾,但是何玲青的师傅却做不到,他冲出来想要阻止何玲青的疯狂,可惜的是,何玲青一心只有沈浪,其他人她根本看不进去。“

    别动青儿!”何玲青的师傅也不管现如今他的要求有多么过分了,他凄厉的叫道,眼中满满都是祈求。沈

    浪不由得有些心软。

    心软的地方在于,何玲青的师傅看着何玲青的时候,就像是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般。

    他不知道自己是一个这么容易心软的人,但总归,何玲青只是求胜心切,并不算大错。“

    我待会儿控制住她,你打晕她。”沈浪提议道。那

    人闻言自然是百般愿意,沈浪会愿意帮忙,这是他根本不敢想象的,只能够在心里苛求的,结果,沈浪确确实实是答应了。接

    下去沈浪的动作就带着一些引诱性了,那何玲青本就没有理智,自然是被沈浪引着走。

    沈浪跳下擂台之后,找了一根栏杆,在何玲青冲过来的一瞬间,他利用栏杆将何玲青卡主了。“

    快!”沈浪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吼了一声。

    何玲青现在的实力,沈浪想要完全的控制住她,就像是抓小孩一般,怎么可能容易!那何玲青的师傅也是当机立断,一个手刀砍在了何玲青的脖颈,却没有将她打晕,反倒是让她的脑子恢复了一线清明。“

    师傅……”何玲青迷茫的叫道。见

    到徒弟认出了自己,男人眼中似有泪光闪现,他低叹了一声,才开口说道:“青儿,你何必……”

    却见何玲青突然瞪大了眼睛。“

    师傅,杀了沈浪!若是沈浪不死,我心魔不破,此生再难进境!”何玲青大声叫道。

    沈浪微怔,便大感不妙。

    只是他为了限制住何玲青的行动,未必不也是将自己的行动范围限制住了。容

    不得犹豫,几乎是在何玲青刚刚开口,她那位师傅马上就变了颜色,一点都记不住沈浪为了配合他制止何玲青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反倒是到直接一掌照着沈浪拍了过去。沈

    浪又惊又怒。

    别说是他了,众人也被这变故惊呆了,这天剑宗之人竟然是如此无耻的么?连这种行为都做得出来?何

    玲青的师傅好歹是一个星极境后期的强者,在这么狭小的范围之内,一掌下去,沈浪不死也残!

    只见那一块地方烟尘四起,一时间也看不真切发生了什么事情,众人直直的将视线投到了天剑宗那边。这

    是阴谋!

    天剑宗的好算计!但是,他就没有想过,在潜龙榜的比斗台上,杀死了潜龙榜第一,这会给天剑宗带来多大的麻烦么?

    这不是小事。潜龙榜是有公信力的平台的,若是说,在比赛期间,选手受到威胁,这对整个中央大陆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无法抹去的耻辱,更不用说,他们这种直接杀死潜龙榜第一的行为!

    他们绝对不会同意任何的和解!这是将他们的脸往地上踩啊!这

    事情,神剑宗出马也没有任何用,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无尘见唐德竟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也是大骇。他

    当然想要让沈浪死,但绝对不是这种法子。无尘心里清楚的很,若是沈浪死在这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他们这些天剑宗的人,定然要全都玩完了,这还算是好的,若是严重一点,神剑宗甚至可能完全舍弃天剑宗,南方域群也再也不存在天剑宗了。“

    唐德!”其他人可以不出手,无尘不行。

    他本就是神剑宗下来的,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他就是被问责的那个人。

    只是,这时候想要去阻止却已经晚了一些了。那

    烟尘之中,只见红色的血雾弥漫开来。

    “还在装,你们天剑宗倒是好手段,这南方域群果真是你们天剑宗的地盘了,连潜龙榜第一都是要杀就杀,赢家只能够是你们天剑宗的人,真是了不起啊。”便有人对着无尘嘲讽道。“

    这事情我会如实向上禀报的。我倒是没有想过你们天剑宗手段如此之高。到时候是不是又想要推出个什么人来,然后说这不是你们天剑宗的意思?”又有人讥讽。无

    尘只觉得一口鲜血哽在喉咙里面,吐不出去,也咽不下去,直憋得他脸色都发青了。晚

    了,一切都晚了。

    天剑宗,天剑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