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师妹你节操掉了 > 第27章 云家的变化
    或许是抱着看一看这一世的血缘至亲的想法,也有可能,云衫原本就是一个冷漠的人,而且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还没等跟这一世的亲人相处出真正的亲情就被卖了。

    所以如今近乡,反倒是没有那种“情更怯”的感觉。

    不过感觉还是怪怪的。

    云衫整个人看上去轻轻便便的,半点东西都没有带,又让那赶车的大叔觉得奇怪,他倒是想问上两句,只是云衫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冷漠了。

    这大叔碰了一鼻子的灰,也逐渐明白了这雇主的脾气,怕是大户人家的丫鬟,有些傲气的。

    不过这大叔却没有这样的傲气,这姑娘长得喜人,出手也阔绰,就是脾气太冷了一点。他想撂挑子不干,偏偏舍不得那五两银子。

    其实从青山镇到云家村,完全就用不了五两银子。

    可是这丫头大抵是想要一个舒服的环境,言明把这马车包下来,就不许搭载其他的客人了。

    不过这赶车的大叔一听这丫头的话,却觉得有些怪异,一般只有牛车或是驴车,才会沿途尽多的搭载途径的村民。

    车钱也不过是一两文。就是挣个辛苦费。

    可从没听说有有马车的还要搭载这些沿途的客人的。马车的价格是牛车驴车这些的数倍。

    能够买得起牛车的,大多都是跑长途的,有野心的,家里也有些底子的。毕竟这马和马车加起来少说也要五六两银子,这还是普通的车身,若是车好一点,可不止这个价格。

    因此,一般马车被包下之后不经过雇主的同意,是不会随意搭载其他的客人的。

    云衫不知道自己随便吩咐的一句话,却暴露了她江湖经验不足的短板。

    不过哪怕赶车的大叔不是个好人,以云衫现在的实力也是完全不怕的。

    而对他而言,这一趟,挣个五两银子,完全就可以再置办一辆马车,那是极其划算的事情。

    因此他没有理由拒绝。

    马车行驶的速度快且稳,很快就到了云家村,云家村算是这青山镇附近的大村,村口有一条宽阔的大路,不过这马车刚驶进去,就引起了村民的注意。

    毕竟哪怕这云家村是一个大村,可是这马车却不是常见的,村子里的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穿衣吃饭都要靠老天爷的脸色,这马车自然在他们眼里就是稀罕物,那是富贵人家才有的。

    云家村的那大路当然不可能通往每个村民家,只到了村口就停下来了。

    赶车大叔看了一眼那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却见她微微闭上了眼睛,仿佛是在闭目养神。

    “姑娘,到云家村了,里面的路太窄了,不好进去。”

    毕竟五两银子他是赚了的,因此他也十分尽责的想要把人给送到家门口,不过这到了村口,里面基本都是小路了,路太窄了,马车根本就进不去。

    “停这里吧。”

    云衫淡淡开口。

    “哟,这是哪家的闺女儿啊,长得那么水灵?”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走过来问道。云衫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到的时候刚到中午,村子里冉冉升起的炊烟,让这村子被一层淡淡的烟雾笼罩,看着多了几分生气。

    她从那马车上轻轻一跃,衣阙仿佛带着风,就跳下了马车,那嫂子吓了一跳。

    忽然眼睛瞪大,“这不是云老汉家的孙女儿吗?云衫?是云衫吗?”

    ……

    云老汉一家如今在村子里也是让人羡慕的存在,自从六年前把孙女儿送进镇上柳家去做丫鬟之后,陆陆续续的那丫头就捎了不少银子回来。

    有了银子看病,家里的条件也大大改善之后,云老汉的身体也逐渐硬朗起来。

    四年前,云家忽然之间动起了大工程,把老房子全部都给推翻了,造了一座十分气派的就跟镇上老爷们的家的院子一样的大房子。

    就连刘家的那院子都比不上他们家的。

    说起刘家,还不得不提起那跟云家丫头一起被送去当丫鬟的刘家丫头。

    那丫头可有出息了,说是给大户人家做了妾侍,这妾侍也算是半个主子了,若是再生个一男半女下来,说出去,刘家也成了人大户人家的半个亲戚了。

    当时,谁不羡慕刘家养了个聪明漂亮的闺女儿?

    刘家丫头当了妾侍那一年,就给家里送来了二十多两银子。

    不过,没过两年,就没有音信了。后来刘家去打听,才知道那丫头没了,可怜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

    刘家也想去讨个说法,只是大伙儿都劝他们不要冲动,他们只是乡下人,无权无势,是斗不过人家有钱人家的。

    刘家只好打断牙往肚子里面吞,后来草草的把刘莲儿给埋了。

    有了刘莲儿这个先例,大伙儿纷纷猜测,那老云家的孙女儿是不是也没了。

    自从云家造了新房子之后就没听说她给家里送信,也没再捎银子回来。

    不管咋说,相对来说,那刘家丫头可是把尸体抬回来了的,而云家丫头至今也没个音信。

    民风淳朴的村民还是宁愿相信,云家那丫头还活着的。

    村子里的人大多都是八卦的,但是也是健忘的,很快就把这云家和刘家的事情给忘到脑后了。

    今儿,忽然村子里就开始盛传,那云家丫头回来了!这可是村里的一大新闻!

    “你,你说啥?”庄氏抖着嘴唇,连手上的篮子都掉了,也幸好里面装的不是鸡蛋这些易碎的东西,要不然可都糟蹋了。

    如今云家虽说在村子里也算是富户了,不过这坐吃山空总有用完的时候,云家人除了房子体面点,衣着体面点,还是跟以前一样,女人在家做家务,男人下地,或是出去做生意。

    云家栋老实,想着家里能有那么好的房子住都是卖闺女儿得来的,那一百两银子凭啥白白给他们?

    一定是他的闺女儿出了啥事了。

    可是他们打听了很久,都没打听出啥来,就连云婆子用尽浑身解数,也没打听个所以然来。

    云婆子就劝他们认命,云衫若是个命好的,自然没事,可若是命不好,就当这丫头没了吧。

    反正也打听不到了,谁知道去了哪里。

    他也只好认命,只是这个老实的庄稼汉子越发的沉默,一门心思就埋在地里。

    云衫的二叔云家宝却是一个心思活络的,当初造这房子还剩下几十两,他找他娘罗氏借了十两,就做起了跑商的小上衣,倒卖胭脂水粉啥的。

    日子过得也越来越有盼头。

    “娘,你听见没有,我阿姐还活着,阿姐还活着!”云萝一下子从厨房跑出来,她如今已经十二岁了,出落的越发标致。小脸兴奋的红扑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