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法影大陆 > 第五十三章 遇袭
    陈云宇打着发光筒,眼神专注的扫过淡淡光芒照过的一草一木,唯恐遗漏了任何细节。

    树林里的一点儿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警觉,立即就把发光筒照了过去。

    陈浩宇居高临下,看到哥哥瘦弱的身影正在凉飕飕的夜风中哆嗦。

    他能感受到哥哥如父如兄的关爱,他的心里暖洋洋的。

    陈浩宇想把外套还给哥哥,他的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自己还不会表达。

    “哥,哥哥……”陈浩宇说道。

    “嘘,浩宇,不要声张。”陈云宇回过头来,叫浩宇不要发出声音。

    陈云宇又回过头去,轻轻的吹着竹箫踏步走,眼神全神贯注的在树林里搜寻。

    陈浩宇不敢打扰哥哥,只好暂时打消了把外套还给他的念头。

    陈浩宇有点畏惧哥哥,打扰到他怕他生气,因此而被责备。

    偶尔有小蛇、松鼠、野兔等小动物被发光筒的光芒还有湖上的扰动所惊吓,慌张的往树林深处逃窜,发出踩踏地面的奔跑声,还有踩踏荆棘、杂草、树枝、树叶等悉悉索索的响声。

    湖里的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扰动,紧随着水声的还有湖面荡起的波纹,两只长满金黄色长毛的手臂骤然伸出了水面。

    伸出水面的手臂有陈云宇身高的两倍那么长,比他的腰还要粗,指甲就像匕首一般锋利,在月光下闪着瘆人的寒光。

    长臂水猿吼啸一声,张开爪子,双臂如同迅雷一般扑向陈云宇的后背。

    陈浩宇骇得张大了嘴,惊呼出声。

    湖里水流扰动时,陈云宇就已经惊觉。

    他的左腿弓起,右足上符文乱闪,足下爆起一笼硕大的光圈,光圈内部是一团能量狂猛的压缩气团。

    气团的下端把水面向下一压,撞击出清脆的爆鸣声,白花花的一圈水珠飞溅起来。

    陈云宇的右足在气团上端发力,借着气团的巨力,身体轻飘飘的跃起来有五丈许高,几乎到了最粗壮的银杉木顶部的高度。

    陈云宇感觉身体就像飞鸟般飞了起来,月光的清辉下,眼目所触都是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树冠。

    陈云宇瘦小的身影从一圈银亮的水花中间高高跃起,两只长毛巨臂紧随而至。

    眼看着体型巨大的长臂水猿扑向哥哥,陈浩宇比陈云宇还要心惊。

    长臂水猿的大嗓子发出惊雷一般的滚滚音波,震得树林里的树叶一阵哗哗响。

    陈云宇的耳朵一阵轰鸣,他猛的回头往下看,长臂水猿扑击的势已经尽了,两条粗臂扑了个空。

    陈云宇怒叱一声,长箫向下疾点,长箫的末端爆发出锐利的庚金之气。

    长臂水猿的眼中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但是要收手,已然来不及。

    它的手碰触到庚金之气,指甲瞬间被割裂,手指肉被炸飞,只剩下白惨惨的半截指骨。

    长箫末端喷出的庚金之气无坚不摧,摧枯拉朽般在长臂水猿的手掌正中刺穿了一个破洞。

    长臂水猿嗷嗷痛呼,它的右掌血肉模糊,被洞穿的部位血流如注。

    长臂水猿痛呼着顺势落下,高高溅起的水花纷纷扬扬的落回水面。

    长臂水猿没有扑到陈云宇,陈浩宇舒了一口气,同时也更加崇拜哥哥。

    仙鹤怒啸着飞扑下来,抓向长臂水猿的脑袋。

    长臂水猿在空中呈下落之势,酒坛大小的拳头砸过来,其势如雷,轻而易举就能击碎巨石。

    空中毕竟是飞禽占尽了优势,仙鹤的飞行轨迹灵活变动,绕过长臂水猿罡劲狂涌的拳头。

    长臂水猿的拳头离仙鹤的身子近在咫尺,却只砸在空中,震得空气一声爆鸣。

    在长臂水猿惊恐绝望的目光中,仙鹤一爪子刺穿了它的天灵盖。

    早已气绝的长臂水猿怒瞪着双眼,脑袋上被刺穿的孔洞溢出了白色的脑浆,挂在仙鹤的爪子下晃悠。

    仙鹤将死去的长臂水猿抛下,吓得浮出水面的大眼鳄晃动着巨大的身躯,惊慌失措的往深处潜水。

    空中,一只双头鹜看见四肢和头顶发光的小人儿飞得老高,欣喜的啸叫着飞扑过来。

    飞得近了,双头鹜左边的嘴巴张开,喷出浓烈的火光,右边的嘴巴张开,喷出白色的雾气。

    陈云宇的竹箫刚刚刺穿长臂水猿的手掌,却感到身后热浪吹来。

    他一转身,火光已经烧到了眉毛。

    陈云宇不会御空,却可以凭借着凌烟步,短时间在空中踏足游移。

    眼看着皮肤有了烁烧痛感,鼻子已经闻到身上体毛的烧焦味,陈云宇一足踏出,足下一道气劲将他的身体弹飞。

    火龙擦身而过,热风吹得他的衣襟猎猎飞扬,陈云宇险之又险的躲开了猛火烧身的劫难。

    双头鹜眼看着小人儿竟然躲过了必杀的一击,它的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咕哝声,气恼的转头,一把火喷了过来。

    陈云宇急忙把竹箫的音孔凑到唇边,飞快的吹奏出一连串高昂的历音。

    一浪浪音波裹挟着滚滚气爆,将双头鹜喷出的火龙震偏,火光把他的脸映得通红。

    双头鹜的身体在气爆的撞击下剧烈晃动,许多羽毛被震脱了根,纷纷扬扬的从空中落下。

    尖锐刺耳的音波就像针尖扎在它的脑袋上,双头鹜的脑浆剧痛,发出痛苦的嘶鸣声。

    短暂的一串历音,双头鹜的羽毛就掉了三分之一,掉毛的地方裸露着火红的皮肉。

    双头鹜愤怒得身子剧烈哆嗦,它的左边嘴巴一张,喷出浓浓的白色气雾。

    白雾随风扩散,很快就弥散了方圆里许的空间。

    白雾是一种强力神经毒素,有催眠致幻作用,还能瘫痪人的神经免疫系统。

    陈云宇肺里吸进白雾,脑袋一阵眩晕,脚一晃,身体栽落下去。

    双头鹜这一招从来没失败过,眼看着猎物中招,它欢啸一声,就要喷火把猎物烧成烤肉。

    陈云宇识海内潜藏的醒神决被激发,识海上空符文飞舞,凭空出现一笼光罩,将识海紧紧的护住。

    识海中排泄官能和防御机能的符文一阵乱闪,吸入肺中已经扩散到全身的神经毒素从每个毛孔中排出。

    向下栽落的陈云宇脑海突然清醒,一脚踩在下方的粗树枝上,身体如同飞箭一般弹了起来。

    双头鹜嘴里喷出的火龙随后而至,烧着了一片树木。

    滚滚浓烟直冲天际,火借风势,迅速的在树林里蔓延。

    无数飞鸟被浓烟和火光惊吓,惊慌失措的飞了起来,一大片区域的凶禽和凶兽都被火光惊动了。

    陈云宇脚踩树顶,身体东蹿西跳,不断的弹起飞落,亡命般逃跑。

    历音法术很费元气与精力,陈云宇现在的修为,已经没办法继续施展,将火势击退。

    因此,他只能掉头就逃。

    双头鹜呱呱乱叫,嘴里喷出火龙,在后面紧追不舍。

    仙鹤来不及救援主人,它要对付身边的许多凶禽。

    陈浩宇紧紧抓着仙鹤背上的麻绳,仙鹤一个猛扑,抓死了一只斑羽秃鹫。

    随着仙鹤的扑击,陈浩宇稚嫩的手掌被麻绳勒得生疼,他和小猴子差点就被甩飞。

    仙鹤有稀薄的仙禽血脉,它已经领悟了血脉传承的部分灵魂攻击的法门,但是现在修为不足,施展起来非常勉强,对精神和体力的消耗很大。

    在修为不足的时候施展灵魂攻击法门,会伤害到它自己的识海本源,对以后的修行影响很大。

    非到紧急的时候,仙鹤不会轻易使用这门法诀。

    况且仙鹤对付身边的凶禽,还是游刃有余的,只是想要救援主人,就有点被拖住了。

    陈浩宇在仙鹤背上,忽左飞忽右飞,忽停忽扑,手掌都勒出血来。

    但是他不管不顾,一颗心都悬在哥哥身上。

    有时候前面没有飞禽挡住,他可以看到哥哥在前方逃窜,双头鹜在后喷火追击。

    看起来哥哥时刻都很危险,好像要被烧到了,陈云宇非常担心。

    陈云宇把木箫凑到嘴边,吹起了一段颤音,音波抖动,气浪颤抖。

    箫音震得双头鹜的脑袋一阵阵眩晕,气浪震得它飞行不稳。

    被激怒的凶禽却更亡命的追上来,非要置陈云宇于死地不可。

    双头鹜出离了愤怒,没想到这么一丁点皮肉的小人儿,竟然如此难对付。

    身高三丈的凶猿它都能很快杀了,但是陈云宇步法精妙,双头鹜到现在都占不到什么便宜。

    双头鹜被彻底激发了嗜杀凶性,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

    陈云宇在逃跑中努力调整气机,他很着急,他不担心仙鹤,却很担心浩宇。

    仙鹤在搏斗中,浩宇被甩飞出去,可就完了。

    陈云宇很后悔把弟弟带出来,将他置于险境。

    陈云宇出来是要找他上次碰到的小兽,能看看小兽,他都很高兴。

    能不能遇到小兽,他自己也不确定,但是他还是要来找找看。

    他以为带着仙鹤出来,会很安全,至少一有危险,可以立即逃走。

    现在看来,估计错了。

    如今的险情是突发的,谁也意料不到下一刻会有什么突发事件。

    就好比有的人这一刻好好的,下一刻心脏病突发,死了,怎么也预料不到。

    一股热浪从后面袭来,陈云宇后背的衣袍已经被点着了,后背有一块不小的皮肉烧焦,情况很是危急。

    双头鹜是飞行的禽,在空中飞翔很灵活,嘴里喷出的火舌有三丈许长,要躲开很不容易。

    要不是方才在沙滩上踩着凌烟步舞剑,步法和剑法都有所精进,陈云宇早就已经被烧死了。

    极大的险境激发了陈云宇体内的潜能,有一道屏障离他越来越近,他的修为随时都有可能步入一个崭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