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5章 威胁
    正是因为周田对狼犬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对贝思甜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救了狼犬的人,即便是靠山村的人,他也是充满了感激的。

    他曾经的伙伴已经死去,现在这群狼犬都是那一批狼犬的后代,和他同样亲近,同样是他的亲人。

    而且,他的狼犬是除了他之外绝对不会亲近任何人类的,现在又加上一个贝思甜。

    狼犬肯亲近贝思甜,那她就是个好的。

    在周田那里坐了一会,贝思甜还是准备采些草药回去。

    对这山里,没有比周田更熟悉的,他带着贝思甜转悠了一圈,采到了不少好药材。

    “小贝,下回再给我带点玉米面来,这个是粮票,给你。”周田笑呵呵地说道。

    听说那时候粮票比钱还贵重,和流通货币有同等的效用。

    贝思甜笑着接过来,“行,下次还给周叔带,再带点白面馒头。”

    周田连忙摆手,“白面馒头就算了,那东西太贵,我这粮票都是从进山人身上捡来的,可不够吃几顿的。”

    周田没有明说,从进山人身上捡的,那八CD是死了的,他怕说了吓着这小姑娘,殊不知贝思甜见过的死人只比他多不比他少。

    采了不少草药,贝思甜带着小狼犬壮壮回去了。

    因为贝思甜刻意寻找,这一次采摘的才要有不少是明目的,对于辅助治疗秦氏的眼睛有很大的效果。

    不过这些到底是辅助的,最主要的药材,还是黑枸杞!

    黑枸杞的明目作用非常好,如果配合这玄符使用,可以缩短治疗时间,秦氏也可以早一些看见东西。

    回到家里,秦氏眼睛上的布还没摘下来,她将布取下来,将里边已经失去作用的沾过符水的纱布拿出来。

    这个是从杨五郎那要的,因为要的不多,所以杨五郎也没有收钱,这东西可以反复利用,贝思甜自然不会扔掉。

    这符水是外敷用来活血的,还有另外一种外敷的符水,是用来刺激眼部神经的。

    因为秦氏眼睛瞎的时间比较长,没有这些准备基础,即便有玄符,效果也有限。

    这段时间因为罗安平的事情,贝思甜一直都没有去镇子上,明天她打算去一趟,将手里的绣活儿卖掉。

    打定主意,贝思甜便早早地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她照例起的很早,徒步去镇子上。

    到了镇上,贝思甜吃了一碗混沌,一个馒头,这才去的宝娘绣坊。

    春妮见着贝思甜忙迎了出来,“妹子,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们老板都要上吊了。”

    贝思甜没好气地看她一眼,有这么说自己老板的吗。

    “春妮!”张宝丽从里边走出来,瞪了春妮一眼,“你那张嘴早晚惹祸,知道的是你性子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成心呢!”

    “哈哈,这不是和宝丽姐太熟了吗!”春妮嬉笑着说道。

    张宝丽白了她一眼,看向贝思甜,“小甜儿你咋现在才来,看看,这才多长时间不见,脸上都长肉了,小脸好像也白了,这一细看,我们小甜儿其实长得挺好看,就是太瘦了!”

    张宝丽倒是没说谎,贝思甜本来底子就不错,以前缺吃少穿根本看不出来,经过这几个月的调理,脸上身上都长肉了,模样也就跟着变了。

    来到张宝丽的绣房,贝思甜把手里的绣活儿拿出来,卖了八十多块钱。

    和张宝丽聊了一会,贝思甜就准备走了。

    这时候张宝丽叫住贝思甜,说道:“妹子,其实你可以绣个大的,那样更挣钱,上海那边年前有个绣品展,妹子你要是好好准备准备,绣品肯定能上绣展!那样可就不是挣钱那回事了,到时候名利双收!”

    张宝丽说的很动情,贝思甜却不为所动,她可没有那个时间浪费在这里,绣活儿不过是她前期赚钱的一个手段罢了。

    而且等到时机成熟了,她就不准备继续绣了。

    贝思甜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这种事情她一般不会把话说死,只说看看时间再定。

    张宝丽也不好勉强,只能将一箩筐的好话都送过去,希望她能动心。

    离开宝娘绣坊,贝思甜打算去济世药房走一圈,她昨天写了几个大字,却不知道这边的门路,周济人看上去走的地方多,懂得也多,正好可以问问他。

    贝思甜出了宝娘绣坊,刚拐了个弯,迎面走来一个女人,那女人她还见过。

    “是贝小姐吗?”那女人来到贝思甜面前,笑着说道。

    这女人穿着一条喇叭裤,上身穿着皮夹克,头发烫成卷,只可惜腰上的游泳圈好几圈,看上去有些臃肿。

    “是的。”贝思甜道。

    “我是安马镇宝娘绣坊的老板,我叫张宝霞。”那女人伸出手来,脸上带着些许的骄傲。

    贝思甜看着她伸出的手,有些茫然,这是干什么?

    张宝霞见贝思甜的神情,心里有些鄙视,到底是山里来的土包子,连握手都不知道!

    张宝霞收回手,红唇的弧度加大,道:“是这样的,诚邀贝小姐成为我们绣坊的驻点绣娘,管一日三餐,每个月还有一百五十块钱的工资,除了工资,如果绣品卖得好,还有提成。”

    张宝霞很有自信,这样的待遇,也就是一些大城市才有,他们安马镇能给出这样的条件,还有哪个不动心的?

    贝思甜挑挑眉,原来是挖墙脚的!

    “你挖自己家人的墙脚,你家的人知道吗?”贝思甜笑问。

    张宝霞脸上的笑容一顿,随即道:“我这也是为了贝小姐好,青山镇不过是个小镇子,安马镇可是十万人口的特大镇,只要国家提名市,我们安马镇绝对在列,一旦将来安马镇成了安马市,贝姑娘可就是市里工作的姑娘了!”

    市里工作的姑娘,这个名头可不是听着好听,对女孩子来说,将来找婆家也是有很大作用的。

    贝思甜笑着摇摇头,“我目前不打算离开这边,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去安马镇拜访的。”

    张宝霞闻言面色一沉,听这意思,她这是拒绝了?

    “贝姑娘,可你要想清楚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不接受我们绣坊的招聘,将来再去别家,也没人敢要的。”

    贝思甜笑了,这是威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