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591章 一语成谶,文道成圣之大能!
    极度刺眼的强光中,被淹没了身影,看不见李汝鱼。

    刹那之间,却见到了李汝鱼。

    恍恍然间,目睹这一幕的人,柳生十兵卫、阿牧、宋词、小小、苏苏和嫁衣女子,便见强光中心那轮烈日里,仿佛游走出了一条大鱼。

    不,是一条鲲。

    紫色的鲲!

    鲲须却又如虬龙金须,威严无边。

    紫鲲游动,倏然间迸散,化作一片血红,继而便见一道血色光柱冲天而起。

    从地上烈日里冲天而起。

    直抵天穹新月。

    这一幕,蔚为壮观,惊艳了整个时空。

    血色光柱笼罩之下,柳生十兵卫的剑不能侵染分毫!

    泰山之巅,满身尘埃的风城主抬起头,望着本来应该望不见的地方,眸子里映照出一轮血色光柱,在风城主眸子里,血色光柱是一柄剑。

    这位剑道仅弱于剑魔独孤和夫子的万象高手,喟叹了口气:“无敌了罢。”

    剑魔城,令狐站在城头,望远处天穹,啐了口口水,“我呸的无敌!”

    天地之间,一座莲池,有赤足的女冠独自坐在莲叶上,如那露里生出来的仙子,沐浴着日月精华,此刻倏然睁眼。

    眸子里映照出一条血色光柱……

    在女冠眸子里,血色光柱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条盘绕而上直飞九天的金龙。

    女冠笑了。

    李汝鱼,你终究还是成了双龙同根的另外一条金龙。

    哪怕这仅仅是江湖之龙。

    那金龙出江湖,未尝不能成为朝堂之龙。

    这一幕,女帝也希望看见的罢。

    无名村庄外的溪流畔,盘膝而坐的男子左右手按住腰间佩刀,盯着那一道血色光柱,用晦涩难懂的话语说了一句:“柳生君,请坚持一会!”

    男子起身,一步即在十里之外。

    人未到,刀先出手。

    轻轻一点,背负在背上的那柄长刀便先一步破入夜空,如闪电般一闪而逝。

    男子面前的大地上,那柄长刀留下了一道巨大疤痕。

    威势惊人。

    宛若当初青衫秀才的十里一剑。

    轰轰轰轰!

    血色光柱拱卫了李汝鱼,然而这是杀神的地狱藏刀,并不仅是此等威力,便有五道血色光柱从五个柳生十兵卫的脚下腾空而起。

    电光石火间。

    其中四个柳生十兵卫倏然间飘散,汇聚到大门门廊上的那个柳生十兵卫身上,这位有着天狗之称的剑客一脸不可置信。

    却没有时间多想。

    双手按剑,抵住脚下的血色光柱。

    然而无济于事。

    柳生十兵卫被血色光柱顶着冲天而起,等待他的只有一个下场。

    在高空之上被血色光柱漫过。

    然后化作灰烬!

    一如当年澜山之巅那一战的众多好汉。

    必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雪亮刀光自远空而来,在大地上犁出一道深沟,无畏之势斩击在血色光柱上,天地之间响起刀剑相交的脆鸣。

    刀光崩退。

    血色光柱亦同时迸散。

    柳生十兵卫脸色苍白,按剑落地,依然不敢相信,李汝鱼不仅防住了自己必杀的一剑,甚至还差一点借机杀了自己。

    这个青年人,是魔鬼吗?

    为何世间会有如此恐怖的剑道高手,这真的还是人?

    柳生十兵卫感受到了浓郁的挫败感和耻辱感。

    ……

    ……

    光影散去,天地重归正常。

    新月天照。

    偌大的空地上,连废墟都不复存在,规模不小的驿站在至强剑意的侵蚀下直接化成了灰烬,只在原地留下一片空白地皮,以及几个人。

    阿牧衣衫凌乱,嘴角溢血。

    为了保护苏苏,遭受地狱葬剑和柳生十兵卫奥义剑招的波及,本就有伤难愈的阿牧,应付得很勉强,牵动了旧伤。

    苏苏上前一步,扶住阿牧,“没事吧。”

    阿牧捧心蹙眉。

    捧心的阿牧,这一刻的风情美得连苏苏也自愧不如,嘀咕了一句这份风情不要也罢。

    怜惜的将阿牧捂在怀里,“有伤被着凉了。”

    阿牧嗯了一声。

    不远处,嫁衣女子身上的鲜红嫁衣已是千疮百孔,缭绕的满头青丝倒是夷然无损,不过也终究露出了一丝阵容。

    红黑光影下的肌肤,是干枯的血肉。

    如一具枯尸。

    好在周婶儿只是个普通人,她看不见这一幕,要不然怕是会被吓晕过去。

    宋词也不好过。

    执剑的手颤抖如筛糠,从手腕到胳膊处的衣衫已经化作灰烬,露出雪白晶莹的肌肤,其上密布着一层细密血汗。

    为了挡住剑意余波,宋词几乎倾尽全力。

    所以她受了轻伤。

    这就是万象境和扶摇境的差距。

    但小小没受到一点波及。

    小小看了一眼宋词的伤臂,没好气的道:“谁要你逞强了?”

    宋词回首怒视,“我就当救了条小狗。”

    小小噗嗤一笑,忽然狡黠起来,“汪汪汪!”

    宋词愕然。

    也乐了。

    小小轻轻挥手,如泼墨,轻念了一句“非工复非匠,云构发自然”。

    儒家圣贤,一语成谶。

    便有青墨滋生,缠绕在宋词伤臂上,有迅速侵染进去,将细密血汗洗涤一空,最终那只伤臂完美如初,甚至于青墨垂落,化作袖口。

    宋词眉毛一挑,“哟,小狗挺厉害,但你还是打不赢我。”

    小小嘿嘿贼笑,旋即脸一板,“哼,到时候别去求鱼哥儿帮忙。”

    宋词大手一挥,“这是你我的恩怨!”

    小小哦了一声,“你会输得很难看。”

    宋词哼了一声,针锋相对,“到时候你别去求那个臭男人帮忙。”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撇开头。

    还是觉得对方讨厌!

    但下一刻,两人看着不远处,有些不可思议。

    驿站之中,除了小小、阿牧、宋词、周婶儿、嫁衣女子、苏苏,还有那个女帝赐给李汝鱼的杨姓女子,以及七位歌姬。

    在众人心中,没人保护的这八个女子必死无疑,应该和驿站一起化作了灰烬。

    然而没有。

    不远处,一条极长极长的彩色绫带,已有些破碎不堪,却还是飞舞盘旋形成一朵巨大的花房,将七个蜷缩在一起的歌姬笼罩在内。

    歌姬们脸色惊恐瑟瑟发抖。

    在七个歌姬身前,杨姓女子默然独站,唇角浴血,那条极长的彩色绫带迅速飞舞,诡异的收缩,从数十米变回成女子手中的一条彩色绫帕。

    绫帕上,留下了无数破碎痕迹,显然为了保护歌姬,杨姓女子的绫帕不仅毁坏严重,她自己也受不了不轻的伤。

    闷哼一声,杨姓女子跌坐在地。

    毕竟那是两位万象境武道高手的最强之剑。

    然而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

    杨姓女子以一己之力,救下了七位歌姬,确实出乎意料。

    杨姓女子坐在地上,也没去擦拭嘴角的鲜血,就这么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李汝鱼。

    眸子里充斥着怨恨。

    从始至终,你都没想过保护我们吗?

    我们在你眼里,算什么?

    小小和宋词从没想到,这个擅长跳霓裳舞的女子,竟还有这般神通。

    俨然已是扶摇境,甚至万象?

    藏的够深!

    但是当两人同时察觉到杨姓女子眼中的怨恨时,顿时同仇敌忾,几乎是异口同声,恼恨的说了句他又不是你男人,凭什么要保护你?

    杨姓女子似乎听见了。

    侧首看了一眼小小和宋词,眸子里的情绪,让两个少女心中一颤。

    那是何等的哀伤。

    这哀伤,是那种只有承受过被抛弃痛苦的女人才会拥有。

    我见犹怜。

    这一刻,小小和宋词不再恼她。

    只是觉得她可怜。

    然而两人又不知道说什么安抚她,毕竟鱼哥儿这一次,连苏苏都没有保护,而且作为女人,小小和宋词当然不愿意李汝鱼抛弃她俩去保护杨姓女子。

    于是默然无语。

    小小最终还是再次出手,帮助杨姓女子和阿牧恢复了伤势。

    儒家圣贤,一语成谶。

    今时的陈郡谢晚溪,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及笄少女。

    而是行走在文道成圣路上的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