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绝世镇封 > 第三百七十五章黑袍人
    转眼又过去了一天,这段时间乔远在前院布置了重重手段,从前院一直延伸到中院。

    足足十八条活路,大多数路上都有乔远布置的陷阱,少数几条活路,他实在没有布置陷阱的好地方,便冒险将那里的禁制阵法触发,或者将那里的空间裂缝扩大一些。

    乔远如此频繁的出没在前院,并且布下了大量的陷阱,自然有修士发现了他。

    不过乔远被发现之后,那些修士不追击倒还好,一旦追击便会遇上更多的陷阱,甚至还有一名元婴期修士在乔远的算计下,命丧空间裂缝之中。

    身怀地图,对于此地极为熟悉,这是乔远逃命的唯一优势,凭借这一点,他不惧任何修士的追杀,而且他还希望那些修士追来,如此的话,倒可以直接将他们引入陷阱。

    经过这段时日的了解,乔远已经很清楚四宗修士各走的哪条路线,因此对于月河宗的修士,他布置陷阱大多都是阻扰与困人之效。

    但乔远对于自己的师尊极为了解,因此他布置的手段多为取巧之法,如那七宝楼一样。

    虽说如此,但有心之人早就猜出了乔远的心思,这些人不顾一切的破开他的种种手段,向着中院急速而去,似乎已经有些确定他们寻找的东西不在前院,而在中院。

    前院一座广场之上,五名修士刚刚破开一道困阵,其中一名身穿淡蓝色衣裙的女子阴沉着脸色,寒声说道。

    “那个黑衣人到底什么来历,该不是其他三宗故意派出来阻扰我们的吧?”

    五名修士三女两男,领头的是一名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那女子发丝高高盘成云髻,面容极为娟秀,眉心点缀着三片紫色晶片,更衬得她那高贵优雅的气质。

    这紫裙女子正是星河宗的紫菱仙子,此刻她面色略微有些不太好看,目中露出沉吟之色,听到那淡蓝色衣裙的女子说话,她才开口道。

    “依本宫看,那黑衣人应该不是其他三宗的修士。”

    “姐姐何出此言?”

    那淡蓝色衣裙女子眼露疑惑,轻声问道,其余三人也纷纷凑上来,想要听一听紫菱仙子的看法。

    “你们细想一下,我们一路已经被他算计了两次,而这两次困住我们的阵法都不是他布置的,而是此地原有的阵法,这说明那黑衣人对此地环境以及阵法禁制极为熟悉。”

    此话一出,其余四人面露恍然之色,随即一位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惊喜的说道。

    “依师姐所言,那黑袍人不是身怀此地地图,就是常年生活在这里,已经对这里了如指掌,相比而言,我倒是更相信第一种可能。”

    说到这里,紫菱仙子点了点头,但她神色却是没有太大变化,而另外三人则是目中光芒一闪,阴沉的神色骤然变为喜色。

    “本宫知道你们心中所想,但那黑袍人既然如此熟悉此地环境,我们一旦去追他,恐怕会碰上更多的陷阱,此事还是等与流风师兄汇合之后再从长计议。”

    紫菱仙子将众人的神色变化收入眼底,轻叹一声,悠悠说道。

    其余四人脸上喜色一收,不由得对那黑袍人又恨又喜,随后五人再次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前院另一处地方,此刻正有六人神色极为阴沉的盯着前方百丈外的十多道空间裂缝。

    还有一人衣袖断开,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半截衣袖中滴落,他的右臂赫然是被空间裂缝吞噬,而他面色痛苦,正在急速疗伤。

    这里正是腐朽阁楼所在的地方,乔远以黑雷珠为引设下陷阱,并以隐匿阵法将阁楼掩盖,果然被那七人发现了阵法中的阁楼。

    这七人是以金发老者阳成子为首的日河宗修士,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发现了隐匿阵法中的阁楼,根本没有进去的打算,而是有一人直接一拳将那大门轰开。

    那一拳虽然很是寻常,但却是直接将那大门轰碎,黑雷珠瞬间引爆,震动了其内的空间裂缝。

    刹那间,那方圆三十丈的空间都出现了不稳的迹象,一道道空间裂缝如恶魔的大口,吞噬着一切东西。

    不过这些人都非寻常之辈,虽然心惊但却在极短的时间退出了那片区域。

    但那出拳的修士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一道空间裂缝刚刚在他的身旁形成,将他的右臂直接吞噬,若非他反应迅速,恐怕如今已经陨落在那空间裂缝中。

    “师兄,这到底是谁干的,真的可恶,若是让我知晓那人是谁,我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一个体型魁梧的壮汉满脸愤怒之色,恶狠狠的说道。

    “好了,我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够多了,罗师弟,你留下来为王师弟护法,我们继续前行。”

    阳成子心中烦闷至极,大袖一挥,沉声说道。

    说完阳成子便领着其余四人向着前方继续走去,只留下了一个脸色难看的中年男子以及地上盘膝疗伤的修士。

    “哼!师兄定然是因为分魂之事,故意如此。”

    那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心中暗道,他正是分魂被乔远灭杀的罗南天。

    与此同时,前院另外两处位置,月河宗燕尘子带队的几人被困在一座凉亭之中,而月水宗柔火仙子带队的一行人被困在一座宫殿中。

    在四宗修士的身后,还跟着一些筑基期修士,这些筑基期修士颇为幸运,有四宗修士在前方开路,他们几乎是畅行无阻。

    当然一些残留的宝物,也被四宗修士搜刮走了,这群筑基期修士几乎没有捞到什么好处。

    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有丝毫退却之意,相反对前路更加期待了,不过随着这群人来到接近中院的地方,他们也有人中了乔远的陷阱。

    而以他们的修为,一旦落入了乔远的陷阱,几乎是没有生还的可能。

    不过也有几人极为谨慎小心,不为那些诱惑所心动,如此才避开了乔远的陷阱,这几人便是另有目的的封阳门弟子。

    但还有一人,他从进入此地后,便一路通行,并且这人似乎对这座府邸极为熟悉。

    进入此地后,那人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安然避开所有元婴期修士,抢在他们前面进入了中院。

    此刻在中院一片枯败的花园中,一道黑影从草丛间一闪而过,看其前行的方向,居然正是向篱笆小院所在的侧院而去。

    乔远本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小路上布置陷阱,可就在此时,他却是感应到有人正疾驰向着这里飞来。

    他面色蓦然一变,眼中露出震惊之色,按乔远推算,四宗修士想要绕过或者破开他布置的陷阱,赶到这里来,至少还需要半天的时间。

    可如今居然有人提前半天来到了此地,他却是来不及布置陷阱了,而是准备拔腿就跑。

    “咦!筑基期?”

    不过就在乔远转身之时,他脚步蓦然一顿,脸上露出惊疑不定之色,轻咦一声。

    那来临之人居然是一名筑基中期修士,这让乔远又是吃惊又是疑惑,按常理来说,那些元婴期修士都没有来到此地,而一名筑基中期的修士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想到这里,乔远却是压下了心中的疑惑,连忙施展全速向着那来临之人飞去。

    那人和乔远很是相似,全身都被黑袍笼罩,完全看不见面容,而那黑袍也不是凡物,神识根本无法穿透。

    黑袍人发现了乔远,二话不说,直接调转方向,向着远处逃遁而去。

    “此人不简单!”

    乔远目光一沉,心中暗道,他不知道那黑袍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其飞去的方向居然是一处禁制阵法十分密集的险地。

    那处险地乔远也有布置陷阱,他较为熟悉,因此自然没有丝毫迟疑,便急速追了上去。

    这一追却是让乔远暗暗心惊,那黑袍人的修为虽然只是筑基中期,但速度却是一点不比乔远慢,甚至乔远能够看出,那黑袍人与他一样没有用出全力。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修真界功法秘法无数,自然有很多增加速度的功法秘法。

    但那黑袍人行走的路线,居然全都是没有禁制的小路,仿佛这里就是他家的后花园,有些地方甚至比乔远还要熟悉。

    追了一炷香的时间,最终乔远还是追丢了,他神色阴沉的站在一条回廊尽头,脑中仔细思索此事。

    “莫非那人也有此地的地图?亦或者他就是这里的人?”

    乔远心中暗道,现在也只有这两种可能可以解释黑袍人如此熟悉此地,不过第二种可能,乔远往深处想一下便排除了。

    这里已经有数千年没有开启了,不可能有修士在此地存活,且还只是筑基期修为。

    “那人的地图从何处而来?糟糕……”

    乔远眉头紧皱,低声思索着此事,这时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赶忙转身向着侧院疾驰而去。

    乔远想到了若是那黑袍人拥有此地的地图,那他定然也知晓核心之地便在篱笆小院。

    如此的话,那黑袍人肯定要前往篱笆小院,而此时苍太正在破阵,若是被他打扰,恐怕一切都会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乔远心底泛起一阵寒意,随后他直接凝聚出十个风之气旋,展开全速向着侧院赶去。

    如乔远所料,那黑袍人在甩掉他后,便再次调转方向直奔篱笆小院所在的侧院疾驰而去。

    因为两人所走的路线不同,那黑袍人略微绕远了一些,在他还未到达那侧院之时,乔远就已经赶到了。

    乔远以神识探查了一下篱笆小院的情况,见一切如常后,心中悬着的一颗大石也落了下来。

    “此时不是放松的时候,那人应该在赶来的路上。”

    松了一口大气,乔远神色再次一凝,低声喃喃道。

    说完他便找了一条前往侧院的必经之路,收敛全身气息,在那里埋伏了起来。

    果然,一盏茶的时间还未过,他便感应到一名修士正急速向着这里飞来。

    乔远怕被那人发现,立刻便收回了神识,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那人便临近此地,乔远抬手一挥,草丛之中立刻便有十二把小刀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那人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