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权力之门 > 第0272章 信仰和操守
    下午,徐浩东一直关注着网上的动态,秘书一科的两位新科员耿晋文和金克明,也被他叫到办公室,自带电脑一起掌握网上舆情。

    秘书一科科长李子健,受徐浩东的委派去了市公安局。

    耿晋文和金克明二人都使用了翻墙软件包件,着重了解国外舆论对“邱方郑三人事件”的反应,特别是美利坚合众国那边。

    反应强烈,耿晋文道:“两个基金会,一个大学,一个官方组织,五名经济学家,十一名旅美华人,分别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强烈抗议,就邱方郑三人被抓事件,纷纷强烈谴责中国政府……都是陈词滥调,无非是说我国政府在迫害邱方郑三人。”

    金克明道:“不过,两个基金会,都是半官方性质,多年来一直在出资资助邱与可的民间经济研究所。一个大学,是邱与可旅美时就读的大学。一个官方组织,是美国参议院下属的机构,以反华为主。五名经济学家,两人是邱与可的老师,三人是邱与可的美国同学。十一名旅美华人,五人是公知,三人是邱与可的中国同学,一个是邱与可的表弟,一个是美国当地华人社团的负责人。”

    “好,终于跳出来了。”徐浩东道:“但我认为他们的反应不够强烈,这让我有点失望,因为美国人的反应越强烈,就越能揭露邱方郑三人的真实面目。我们抓三个犯罪嫌疑人,与美国人何干,这令我更加怀疑,邱方郑三人是美国人扶植的思想间谍。”

    耿晋文问道:“浩东书记,什么叫思想间谍?这个名词好象网上也没见过啊。”

    金克明道:“应该与意识形态有关吧。”

    点了点头,徐浩东道:“这算是我的一个小发明吧,世界上的间谍多种多样,有军事间谍,有政治间谍,有经济间谍或商业间谍,既有官方间谍也有民间间谍……但是有一种间谍,与意识形态有关,专门从事意识形态方面的颠覆工作,而且专门针对我们国家。这种间谍有这么几个特点,一,肯定是华人或海外华人,必定有海外背景,至少也是去国外待过。二,名人或被包装成名人,要有相当程度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三,在国内有合法的身份,而且以某种专家的身份出现。四,他们必定是社会活动家,到处乱蹿,长袖善舞,能说会道,擅长蛊惑人心。五,他们中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经济上接受外国机构的支持。六,他们一旦在国内犯事,国外立即跳出一帮人来为他们说话……余下的你们俩来补充。”

    耿晋文道:“七,他们的办法是潜移默化,将社会的阴暗面扩大化。”

    金克明道:“八,他们在鼓吹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观的同时,千方百计地诋毁我党和我们的社会主义。”

    ……

    “小耿,小金,你知道我们自己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吗?”

    徐浩东自问自答道:“现在最缺的是信仰和操守,特别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信仰就是党性,没有了信仰,党将不党,国将不国。而操守主要是针对个人而言,操守也就是职业操守,咱们这些人要是没有了操守,我们必定滑向腐败的深渊。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而从内部攻破堡垒的最佳途径,就是从信仰和操守入手,邱与可的真实身份我不知道,但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正在瓦解我们的信仰和操守。一个没有了信仰和操守的组织,就象一个人只剩下了皮囊,神仙也救不了。”

    这时,耿晋文道:“徐书记,外交部记者招待会正在进行,外国记者一连提了五个问题,都与邱方郑三人被抓事件有关。”

    “你甭说发言人的回答。”徐浩东摆着手笑道:“发言人的回答,无非是官话套话空话假话鬼话,什么遗憾,什么谴责,太面太软,我听了会泄气的。”

    金克明问道:“徐书记,你也怎么认为的吗?”

    徐浩东道:“注意保密条例,我刚才说的话不得外传。”

    耿晋文和金克明笑着同时点了点头。

    徐浩东笑道:“毕竟我只有三十六岁,与你们俩一样,我也是个爱国主义者,我身上也是有点愤青的味道的。”

    耿晋文问道:“徐书记,我们下一步的任务是什么?”

    略作思索,徐浩东道:“这样吧,你们俩分头行动,一个去商会大厦,听听那些老板们是怎么议论的,一个去老干部活动中心,听听老干部们的看法。你们俩要记住,保持低调,只听不说,随时与我保持联系。”

    耿晋文和金克明二人领命而去。

    徐浩东闲不了,两位科员走了,李子健回来了。

    “浩东,邱方郑三人的律师和家属到了,好家伙,六位京城来的律师,还带着十二位助手,我查了一下,个个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下了高铁直奔公安局,让我有幸一见尊容。亲朋好友至少五十人以上,浩浩荡荡,象来迎接英雄似的……这是他们律师代表家属发布的声明函,当着五十几名中外记者散发的,声明函声明,邱方郑三人是清白的,敦促云岭市尽快查明真相,及早放人,否则将把官司打到京城去。”

    “子健,我怎么听着象是在威胁我们呢?”

    再次打开电脑,徐浩东看着那份所谓的声明函。

    “浩东,这个声明函有五个缺陷,一是*裸的威胁,二是有违法之嫌,三是不合时宜,四是断绝了对话可能,五是直接断定我们是诬陷和迫害。”

    “色厉内茬,不打自招。”徐浩东笑道:“同时这也是一份挑战书,子健,你马上去请教一下律师,发声明函是不是违法的,如果是,那这几个律师我看也该进拘留所息上几天了。”

    李子健道:“很遗憾,在回来的路上,我打电话向律师请教过,好象发声明函这种做法,确实有点过分,但他们是以家属的名义发的,还不足以去拘留所息上几天。”

    “好吧。”徐浩东无奈道:“由你负责牵头,把咱们市那几个象样的律师请来,以市政府律师顾问的名义开展工作,专门针对邱方郑三人的律师,你告诉他们,小律师打败大律师,这是他们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

    李子健笑道:“你这是蚂蚁搬大象,我这就去办。”

    这时,公安局长杨凌打来了电话,“浩东书记,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应该是来为邱方郑三人鸣冤叫屈的,大约有一百二十人,从火车站出来以后,分乘几十辆出租车,正朝市区方向奔来,我们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