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穿越诸天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识破
    血海之上,两道恐怖的法力波动冲天而起,在海面上掀起万丈狂涛,每一次碰撞,都伴随着震天的巨响和刺眼的光芒,如同神剑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激射开来,所过之处,万物尽皆化作虚无,

    原本矗立在冥土与血海的交汇之处的山峦峭壁,瞬间被涤荡一空,血海翻涌,将大片大片的冥土淹没,上面游荡着的冤魂厉鬼直接被血海海水侵蚀得魂飞魄散,只有极少数一部分在挣扎之中,身体开始发生变异,化作了阿修罗族人。

    但,这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紧接着而来的法力余波直接就将他们碾碎,魂飞魄散而去,之前在周围摇旗呐喊的阿修罗族人下场也是一般无二,身躯神魂破碎,只有那几个太乙金仙境界的魔将和大罗境界的魔王活了下来,远远躲了开。

    也就是江皓和金翅大鹏雕对眼前这一幕根本无动于衷,周身法力运转在身周结成了一个金色光罩,有如铜墙铁壁一般,将法力余波挡在了外面,曹宝手持着落宝金钱,战战兢兢的站在他们身后,身子瑟瑟发抖,无论是冥河老祖的滔天魔威还是血海之中升腾而起的怨气戾气,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恐怖。

    “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他伤到你的!”江皓拍了怕曹宝的肩膀,将法力灌注入了他的体内,让他不至于瘫软在地,同时承诺道:“等会我让你出手的时候,你便出手!只要你将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保你可以登上封神榜日后位列仙班,永享凡间香火!”

    落宝金钱威力虽大,可落天下一切法宝,但使用它的代价同样也是恐怖无比,消耗的乃是使用者自身的气运,江皓自然不会选择自己动手,而是如燃灯道人一般,将主意打在了萧升曹宝的身上。

    这两人一身修为不高,但跟脚却是不凡,自身的气运也是深厚,在原著之中能先后落了赵公明的缚龙索和定海珠,想来将这业火红莲给落下来也不是问题。

    至于落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江皓自然不会去管,反正这曹宝也已经是封神榜上有名姓,怎么死不是死,就当是发挥最后一点余热!

    “我……我明白!希望大仙可以信守承诺!”曹宝心中也已经猜到这落宝金钱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清楚自己是别无选择,用力点了点头,右手紧握着落宝金钱,只等江皓一句话,便将它祭出去。

    江皓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身后的曹宝,转头望向了半空之中交手的孔宣和冥河老祖,眉头轻皱起来,来之前孔宣已经给他讲过冥河老祖的行事素来低调小心谨慎,但没想到这冥河老祖竟小心谨慎到如此地步,身子半点不离开业火红莲。

    这种情况之下,哪怕落宝金钱能够得手,将业火红莲给落下来,他也根本抢不过来。

    “大哥,我们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一起杀过去,直接抢过来,我就不信他还能挡得住!”金翅大鹏雕有些急躁,手中方天画戟光芒璀璨,随时准备杀过去。

    “别急!”

    业火红莲就在面前,江皓也有些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情,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等一等,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若是惊走了冥河老祖,一切就全完了。

    呼!

    冥河老祖并不知道他眼中的两个蝼蚁正在打着他法宝的主意,盘膝坐在业火红莲之上,大袖一挥,万千血影自他身上飞出,铺天盖地,每一道都如同是血色的彗星,摇曳出诡异的光芒,让周围的虚空都给裂开了。

    他心中对孔宣越是忌惮,越要用各种手段前去试探,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若是不能摸清楚孔宣神通的底细,他实在是难以心安。

    这血影乃是他用未成形的阿修罗族人神魂祭炼而成,算是一种处于实体与虚无、法宝与生灵之间的一种东西,一旦接触到敌人,便会融入对方的体内,将对方的精血神魂吞噬掉来壮大自己,威力无穷。

    唰!

    还没等那漫天血影飞到孔宣身边,便见一道青光闪过,他辛苦炼制出来的血影瞬间失去了联系,消失不见,快的让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如此厉害?”冥河老祖脸色铁青一片。

    他从开天辟地之初活到现在,见识在洪荒之中也属于顶尖了的,但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逆天的东西,无论是法宝、神兵、法术、生灵亦或是两者之间的东西,竟然都可以在瞬间收走,实在是不讲道理。

    “这要如何是好?”冥河老祖目光一阵闪烁,心头已经萌生了几分退意,但还不等他将这念头落到实处,便见孔宣大笑一声,“若你只有真没一点本事,那今日便给我留下来吧!再吃我一记五色神光!”

    紧接着,便见他身形一闪,瞬间便到了冥河老祖身前,背后五色神光晃动,一道朝着冥河老祖刷了过来。

    不好!

    冥河老祖心头大骇,一道神光就差点将他的阿鼻剑给摄了去,这五道神光一起,岂不是连他也要被收了去?当即便将身子一晃,化作一道血光朝着血海飞去,但却已经为时已晚。

    五色神光璀璨,将整片天地都给笼罩,连血海都被映成了五种颜色,他无论从哪个方向遁走,结果都是一头撞进五色神光之中,没有半点差别。

    无可奈何之下,冥河老祖只能放弃了遁走的打算,全力催动业火红莲,漫天红光绚烂夺目,将他笼罩在了其中,形成一片如同火焰的虚影。

    唰!

    五色神光从业火红莲上扫过,一重接着一重,一时间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甚至连下方的血海也为之一空。

    冥河老祖那些徒子徒孙们一见如此情形,只吓得魂飞魄散,再也顾不得自家的师傅老祖,朝着血海一头钻了进去,再也没有胆量出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冥河老祖的神色却是渐渐缓和下来,只是眼中带着几分疑惑,这五色神光一重接着一重,但威力却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那道黑光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之外,其余几道只是晃的他有点眼晕,别说是将他收走了,似乎连破开业火红莲的防御都不可能。

    “五色神光……五色神光……五色……五行?!”冥河老祖口中喃喃自语着,忽然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大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身后这五色分别对应的是后天五行!是依照着五行来收走我的法宝法术的!若是换作先天之物,威力便会大减!”

    “胡说八道!我这五色神光可刷天地万物,你还敢停下来,那今日别想离开!”

    孔宣面色一变,厉声叫了起来,但这在冥河老祖看来却是充满了色厉内荏的味道,让他越发的肯定自己的判断,冷笑道:“是或者不是,只有试过才知道!”

    嗖!嗖!嗖!嗖!

    冥河老祖也是舍得,大袖一挥,无数道光芒自袖中飞了出来,飞剑、金钟、玉鼎、木钗……各种属性的法宝应有尽有,其中甚至还有两件威力一般的先天灵宝,一股脑的朝着那五色神光主动飞了过去。

    孔宣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那些法宝直接撞在了五色神光之中,有的直接消失不见,有的则是挣扎了两下,还有的则是直接穿过了一道神光落入了另一道之中。

    “青色属木,黄色属土,赤色属火,黑色属水,白色属金!哈哈哈哈,小子,老祖我说对了吗?”冥河老祖仰天大笑起来,眼中的杀机却是越发的浓郁。

    想他堂堂血海之主、当年的紫霄宫中客,和天地间的圣人也只是互称道友,今日却被这小辈欺负到了头上,心中没有怒火才怪,此时看破了五色神光的虚实,自是要好好和他算算刚刚的仇。

    但,还没等他出手,便见孔宣身形一闪,竟是掉头化作一道虹光,朝着江皓等人飞了过去。

    “孽障,那里逃!”冥河老祖冷笑一声,右手一挥,血海翻滚,无尽的血浪冲天而起,化作一个个分身将孔宣的去路给挡了住,每一个分身身上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红色火焰,正是可以焚尽世间一切罪恶和业力的红莲业火。

    这红莲业火乃是由业火红莲孕育而生,处于先天与后天之间,挡不住那五色神光,但至少可以拖延住那孔宣一段时间,让他可以从容出手。

    刷!刷!刷!

    一道道赤色光芒闪过,将那业火收走,紧接着又是黑光,将分身尽数摄了去,但这一瞬间的功夫,冥河老祖已经逼近到了身边,手中元屠阿鼻二剑不断挥出,逼得孔宣不得不仓皇躲闪。

    “之前口气大的没边,不让我们插手,现在却是这副模样!真是一个废物!死不足惜!”金翅大鹏雕口中骂的难听,但行动却是暴露了他的内心,双翅一振,便要上前去助孔宣一臂之力。

    但,还没等他冲出去,便被江皓一把拉住。

    “嗯?”金翅大鹏雕神情一阵疑惑,还没等他开口询问,便见江皓眼睛一亮,转头朝着一旁的曹宝大声喝道:“就是现在,动手!”

    猛地抬起头,却是冥河老祖为了尽快拿下孔宣,将业火红莲也一同祭了出去,与他们的距离不到一里地,中间只隔了一个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