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世界直播间系统 > 第619章 王者陨落
    虚空深处,三位强者瞬间撕开了一片属于他们的战场,唯有王者,才会拥有这种实力。在虚空之中战斗,绝不会影响到洪荒世界,否则三位王者对决,定然会将一片天地击碎,甚至星辰都会被他们撕毁。

    “金翼,今日便是你彻底陨落的时候,青阳仙宫,镇压虚空!“青阳老祖神力涌动,气血喷薄,血液冲刷着血管壁,背后出现了一轮青色的大日,手中的青阳仙宫展露出了绝伦的力量,犹若神山,锁定了时空,碾压向了落羽老祖。

    “虚空大印!“正面对决两位大成的王者,落羽老祖心中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之心,双手结出了虚空印记,压向了青阳仙宫,这是他从一处秘境之中学会的神术,远古之际人族的先贤留下的神通,而今在他的手中再现了昔日的峥嵘。

    “砰!“

    一声撞击,响彻虚空,四处出现了重重叠叠的空间裂痕,两位老祖展开了对决,一颗颗虚幻的星辰出现在了虚空大印的上方,困锁住了这方天地,将青阳老祖困入了其中。

    就在这种关键时刻,一道青铜色的战矛横空刺出,杀意刺穿九天,惊天动地的一击,一往无前,穿越了时空的阻隔。这是远古先贤开创出的无上杀伐之术,而今在古铜老祖手中发挥出了无敌的力量。

    古铜老祖神色冰冷,双眸寒光冻结了空间,这种强大的远古人族先贤开创出的杀伐之术,若是洞穿了王者之体,甚至可以轻易的击杀一位王者,即便是神体大成,也不敢小视这种攻击。

    “砰!“

    古铜老祖毫无阻碍的洞穿了落羽老祖的神体,他的神色猛然一变,不由想起了昔日落羽老祖游历大陆,化名金翼王之际创下的神通,虚空幻境,凭借双翼凝炼虚空,缔造出一缕分身,本体移形换位,曾经斩杀了大成的王。

    “啊!“

    一声凄惨的叫声,从古铜老祖口中传出,他的半边身子,直接被黄金巨剑斩碎,错非他关键时刻借助了神通移开了自己的身躯,他整个人都有可能被彻底的劈成两半。

    “落羽,你找死,青铜战矛,横扫诸天!“古铜老祖迅速的跳出了战圈,神光转动,再次凝炼出了半边身躯,身穿青铜战甲,双手握着一杆青铜色的战矛,沧桑的气息从战矛上传出,点点血色斑纹浮动,这是昔日人族远古先贤使用的宝物,跨越了时空,仍旧是拥有无敌的威势。

    手握青铜战矛,古铜老祖气势无双,半边身子破碎,这是他无法容忍的耻辱,要用鲜血来洗刷。

    青铜战矛锋锐无双,化作了一道道战矛虚影,锁定了前方,冻结了空间,杀向了落羽老祖,古铜老祖心中怒焰蒸腾,也顾不得保留实力,此时只想将落羽老祖钉死在虚空战场,洗刷自己的耻辱。

    落羽老祖神色不由微变,远古先贤的法器,每一件都是曾经的大杀器,沾满了强者的鲜血,虚空之中响起了一声声战歌,这是青铜战矛刺穿强敌的声音。

    “虚空古印!“落羽老祖双眸光芒闪耀,身躯永恒不动,一方古老的大印,被他祭炼而出,这是真真正正的远古先贤的法器,虚空古印。古印散发着无敌的威势,宛若人族先贤复生,再次征伐天地,古印悬空,镇压一片疆域,即便是王者的法则,也无法将之撼动。

    头顶虚空古印,挡住了古铜老祖的攻伐,落羽老祖背后六对金色的羽翼展动,打出了一种神术,一缕缕金色的河流在虚空战场出现,将两位老祖困入了其中,这条金色的河流,就是落羽老祖开创的神域。

    “想要击杀本座,就要付出代价,今日你们两个,定然都要陨落此地!“落羽老祖金色的双眸冰冷,洞穿了重重的虚空,斗光冲天。

    一道头戴王冠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面色和他极为相似,正是他凝炼出的一道分身。一体双分,这是他昔日游历洪荒大陆获取的一种秘法,亿万年潜修,他就是为了彻底锤炼出这个分身。

    金色的身影,头顶着虚空古印,挡在了古铜老祖的面前,神眸冰冷,宛若真人,亿万年中,落羽老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方才祭炼出了这道分身,甚至丝毫不弱于他的本体。

    “青阳,你我之间的因果,终究还是需要了结,此时就是了结因果的最佳时机!“落羽老祖本体背后六对金色的羽翼扇动,一步跨入,落到了青阳老祖的面前,眼眸中流动着莫名的光芒。

    昔日他和青阳共同游历大陆,一次大难之中,他却是被青阳老祖出卖,差点让他丧失了性命,这是他心中的大恨。

    “落羽,今日陨落的人,定然会是你,而绝不会是我!“青阳老祖神色有些复杂,正是那一次的大难,让他得到了青阳仙宫,从此步入了巅峰,神体大成,而今开创了神岛,建立了青阳王族。

    “你永远也无法想到,正是那一次,让我领悟了一体双份之术,今日就让我用这种神术,送你上路!“落羽老祖步步紧逼,一瞬之间,两位强者便打出了无数次攻击,甚至几度崩溃了空间。

    青阳老祖眼眸深处,流露出忌惮的神色,昔日他便远远不如落羽老祖,今日他仿佛再次回到了过去,成为了那个跟随着落羽老祖的小弟。

    青阳老祖紧紧的抓住青阳仙宫,挡住了落羽老祖一次次可怕的攻击,这件仙宫,也是一件至宝,错非可以用仙宫护体,青阳老祖也许早就被彻底的斩杀。

    “落羽,你太孤傲了,过于坚持自我,天蛟老祖,陷空老祖,浮塔老祖,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青阳老祖眼眸深处,猛然出现了一道光芒,口中传出了一声暴喝。

    一道黑色的身影,宛若蛟龙舞动,出现在了空中,手中握有一根黑色的法杖,卷动起了万丈波涛,压向了落羽神岛,这是要将落羽神岛彻底的湮灭。

    一团火苗,从空中垂落,燃起了熊熊烈火,焚烧天地,陷空老祖的身影,也是从黑暗中走出,祭出了神火,要将神岛覆灭。

    “破了落羽神岛,落羽那老家伙自然会乱了分寸,没想到他竟然有一体双分这种神术!“一道尖锐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浮塔老祖手托神塔,出现在了高空中。

    “痴心妄想,绝罗王催动大阵,将他们挡住片刻,青阳,此时便是你陨落的时刻!“落羽老祖神色不变,目光根本不曾离开眼前的青阳老祖。

    黄金色的圣剑,绽放了光华,从空中劈落,一声凄惨的叫声,响彻虚空。圣剑携带着无敌的威势,直接将青阳老祖劈成了两段。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真正的催动这柄神剑?“青阳老祖被劈成了两段的身躯蠕动,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难以置信的开口问道。

    神岛上方,一座座陈旧的神阵被催动起来,一缕缕光芒普照天地,凝结出了一方净土,众神的领域,守护在了神岛之外,隔绝了yi大阵的核心之处,绝罗王盘膝而坐,身旁坐着七位陈旧的王者,一同催动落羽神阵。

    两位老祖的攻击,从空中降落,天蛟老祖手中的黑色法杖卷起无尽的波涛,每一缕波涛都重于万钧,压塌了空间,卷向了落羽神岛。雷光闪现,从空中劈落,这是一位大成的王者的攻伐,即便是步入了亚圣之境的强者也难以抗衡。

    “砰!”

    强烈的撞击,在空中展开,落羽神阵被完全的催动,九十九座神阵融为一体,贯穿了时空,凝炼了净土,威势近乎无与匹敌。绝罗王头顶浮现了一道美丽的金轮,危险的寒光流动,照顾着强横的气味湮灭了天蛟老祖的攻击。

    火光闪耀,仿佛焚天烈焰,这是陷空老祖的成名绝技,曾经凭仗神火屠杀了无数的强敌,以天地之间的九种神炎,凝炼出自己的神火。这种可怕的火焰,从空中降落之际,仿佛能够将时空都洞穿,悄无声息,焚烧在了一座神阵上方,霎时焚烧出了一段空隙。

    “绝罗金轮,绝神战天,金轮席卷,万古为空!”神阵核心之处,绝罗王双眸凝重,头顶的金轮分发出一股惊骇十方的气味,划破了空间,压向了焚烧天地的烈焰,将之包裹其中,金轮所过之处,虚空塌陷,这是一件至宝。「域名绝罗王凭仗绝罗金轮,力压众多王者,铸就了自己的赫赫威名。

    “绝罗王,你果然在此地,不过本座劝你还是束手就擒,方有一线生机,否则一旦神岛破灭的时辰,就是你完全陨落的时候。”天蛟老祖背后一条黑色的蛟龙浮动,强横的血脉,化身蛟龙,腾空九天。蛟龙仰天长鸣,一缕龙威从空中降落,压塌了一座座仙岛,以至神人都有些难以抗衡这种先天的威势。龙,天地之中最强大的生物,先天的威势足以压迫众生,龙威降临,如渊如狱。

    “绝罗道友,何必成为落羽神岛的陪葬品呢?”浮塔老祖白须细长,垂落到了胸口,笑**的开口劝说道,杀机内敛。面容慈善的浮塔老祖,却是一位生性阴狠毒辣的强者,昔日为了祭炼神塔,击杀了众多的强者,引发了无尽的风波,差点引来一场大难。血色的神塔在空中悬浮,鬼哭狼嚎的声音从中传出,血色的光芒遮掩了一方天地,让四周尽数化为了血海,这是一种邪恶的秘术,锤炼出的宝物同样是魔兵。

    “绝罗道友若是真的冥顽不灵,今日就让吾等助你解脱!”陷空老祖踏出了一步,熊熊烈焰之力焚烧空间,虚空都要塌陷,火红色的双眸出现了毫不遮掩的杀机,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仍是能够清晰的感遭到。

    三位老祖,分立在了三个不同的方向,锁定了这片天地的空间,无人能够逃脱,以至无法开启空间之门,遁走九天。

    王者的气味交错,凝结出了遮天神网,笼罩在了上方。

    “天蛟道友何必自欺欺人,一旦脱离了神岛,立即就是所有的强者尽数被诛杀的时辰,从而乱了落羽天王的心智,将之斩杀!”绝罗王心中一动,看着有些心动的王者,不由沉声开口说道。一道道光芒笼罩,落羽神阵的能力被催动到了极致,这是一座昔日的人族先贤,抵达了亚圣君主之境的强者凝炼出的天道法阵,以至能够催动出一缕天道之力,横扫强敌。

    三位老祖神色冰冷,气味相连,压向了神岛,落羽神岛犹若怒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着覆灭的可能性。绝罗王神色平淡,丝毫不为所动,双手交错,金色的法印横空而出,化作了符文,挡在了落羽神阵的上方。

    “布下三才大阵,完全将落羽神岛炼化,将神岛击沉,化作虚无!”天蛟老祖黑色的双眸杀意爆射,化作了利刃,刺穿了前方的虚空,这是一位强大的王者,立足了巅峰,挥动了手中的法杖,贯穿苍穹。

    三道身影猛然一动,缔结出了自己的法阵,困锁了天与地,黑暗降临,整个落羽神岛随时都有可能湮灭其中。一阵阵空间风暴席卷,吹开了虚空,仿佛神剑,斩向了落羽神岛。

    绝罗王神色凝重,怀抱绝罗金轮,立身神阵的中央,像是世界之主一般,催动着整个神岛的力量,碾压万物,犹若磐石,万古不动。金色的光芒流转,虽然落羽神岛上方有着不少的王者一同催动大阵,依然是难以抗衡三位老祖联手之威,落羽神阵开始出现了波动。

    “陷空神炎,焚烧天地,破灭虚空!”陷空老祖火红色的双眸光芒照射,张口一吐,一道火焰横空降落,化作了火焰的海洋,火红色的领域笼罩在了神岛的上方,开始灼烧着大阵,烈焰焚空,可怕的净火奇异非常,快速的将四周化作了虚无。

    “天蛟横行,吞吐天地!”天蛟老祖背后出现了一道蛟龙的身影,张开了血盆大口,呈现蛇吞象的奇异之相,吞天噬地。

    血海浮现,浮塔老祖手中的血色神塔**住了落羽神岛,血浪排空,击打在了神岛的上方,每一次都会带来强大的撞击,让整个神岛都是摇摇欲坠。

    虚空战场,落羽老祖手中握有黄金色的神剑,斩断了青阳老祖的神体,霎时将之斩杀,青阳老祖至死面容上都是流动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皇天圣剑,虽然极难开启,尔等终归是违背了大帝的意志,否则本座也难以催动神剑!”落羽老祖望着双眸仍旧是充满着不甘神色的青阳老祖,不由摇头叹息,一尊大成的王者,寿元无尽,以至有机会冲击更高的层次,而今却是陨落在了他的面前。落羽老祖轻抚手中的长剑,双眸杀气侧漏。一缕清风从空中吹过,青阳老祖的身躯,消散在了空中,陨落在了皇天圣剑之下,即便是神体也难以长存,只会是形神俱灭,这就是圣剑的严肃。

    “古铜,尔等违逆了人族远古先贤的意志,一定要承受大难!”他目光转动,手握圣剑,落羽老祖双眸充满着自信,一步跨出,降落到了古铜老祖的身前,手中的圣剑当空斩落,照顾着无敌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