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园似锦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巨狼萌宠
    那只黑色的……不知是狼是狗的动物,竟谄媚地在县主面前绕来绕去,一副想扑过去用口水给她洗脸,却又有些不太敢的模样。这年头,狗也成精了,年轻的护卫竟然在黑狗的眼中看到了欢喜、谄媚、讨好的情绪……

    “小黑,你要是敢舔爷未来的媳妇,爷扒了你的皮做成香肉喂狗,你信不信?”朱俊阳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凉飕飕的如利剑一般,穿透小黑厚厚的皮毛。

    小黑没胆地缩起脖子,耳朵耷拉着,朝主人的身后躲去。可惜,主人的身形太过苗条,无论它怎么缩都遮不住他肥硕巨大的身躯。小黑偷偷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让它如天敌般产生畏惧之心的“人类”,心中已经把他列为不能得罪只能讨好之列。

    倒是小白,瞪了没出息的兄弟一眼,依旧扬起高高的头颅,迈着骄傲的步伐,穿过护卫们的层层包围圈,来到余小草面前。它顶着朱俊阳目光的 压力,把巨大的毛茸茸的脑袋,主动伸到小草的面前,像小时候一样,傲娇地求爱抚。

    小草搂着它的脖子,小手在它脑袋上蹂躏了几下。小白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眼中却泄露了它愉悦的心思:主人身上的味道香香的,好想抱住她。可主人的小身板太小太弱了,它要是扑上去的话,会把她压坏的。怎么办?好纠结!

    小白毫不费力地把下巴放在主人的肩膀上,用毛茸茸的狼脸,蹭蹭主人细腻的脸蛋,享受着主人在它身上的抚摸。末了,还挑衅似的看了全程黑脸的阳郡王一眼。小样,跟本狼王抢主人,你还嫩了些!

    余小草好久没见小黑和小白两只宠物了,搂着这两只的脖子好好的亲热了一把。护卫们心惊肉跳地看着新主子,在两只坐下来已经超过她身高的巨狼面前,一会揉揉这只的脑袋,一会儿拽拽那只的耳朵,甚至扑到黑色那只的背上,让它驮着走了几步。

    护卫们心中惊异不定,这是狼吗?明明长着狼的模样,怎么性子比狗还要温顺?不对,这两只是对余家人温顺,刚刚还对着他们龇毛咧嘴呢!不过瞧着,这两只应该是他们新主子的宠物,因为对主子的态度比余家人更加亲近些随意些。

    唉!不愧是旧主子看上的人,小小的一个人,居然把如此凶猛暴烈的狼,驯服得比绵羊还要温顺。难怪能驯服郡王爷这头“凶兽”呢!

    这些护卫,都是阳郡王从自己侍卫中精挑细选出来,送到余家新买的宅子去的。大部分都是陪伴着主子一同长大的,还有的曾经是阳郡王的陪练,没有不受过他武力荼毒的。

    主子爆发时候的样子,他们不但见识过,还悍不畏死地去阻止过呢。当然,技不如人的他们,往往是被掀翻的那个,受伤休养是常有的事。

    自从,主子认识了新主子,性格大变,再没有发过飙,他们也再没有出过工伤。被送到余府,虽然心有不舍,可他们却被那些留下来的同僚羡慕了。

    跟着新主子,不但生命多了项保障,而且新主子是大方的,每次跟丫鬟姐姐们弄了好吃的,都会有他们的一份。日子别提多滋润了,呃……这才多久,他们的腰带都要重新打孔了……

    不是他们没良心,有了新主子就忘了旧主子。郡王爷说了,等他们给余宅训练出一批合格的护卫后,就可以跟着新主子一块儿,陪嫁回去。到时候,郡王已经分家另过了。新的郡王府还需要他们看家护院呢……呃!哪里不对?怎么感觉他们这群身手仅次于郡王爷的高手,沦落为跟新主子身边那两只一样了呢?

    “小黑,小白?你们这是……准备跟我们一起去京城?”余小草惊讶地看着这两只,它们不是向往自由,不喜欢被拘在院子里吗?怎么会想起跟她去京城的?

    从两大只眼中看到了它们的坚持,余小草心中很是为难。在东山村,还能糊弄村民们说,它们是狼和狗混血的后代。再加上这两只是乡亲们从小看到大的,性格温顺,没有丝毫的伤害力。

    可要是到了京城,那儿随手抓一个,就有可能是皇亲国戚,要么就是高官子弟,若是不小心伤了谁,她都兜不住啊!再说了,这两只瞧着温顺,那也分对谁。要是不熟悉的人,把它们惹急了,照咬你不误。即使不真的下嘴,也把你吓得屎尿直流……

    余小草砸吧砸吧嘴,有点坐不下决定。这两只从小在她身边长大,灵智在灵石水的滋养下已开,见主人为难,都像被丢弃的狗狗一样,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小黑:呜呜……主银,银家不要被扔在山里,银家要跟主银一块儿过年,银家也要去京城见识见识。呜呜……不要抛弃小黑,小黑会听话滴!

    小白傲娇地小模样中,带了几分伤感:莫非主银在京城有了新宠,它和小黑的地位才会直线下降?不行,绝对不能让一个新来的,争去主人心中的地位。就是主人不带着它们去,它们也得悄悄地跟着。看看谁有胆跟它争宠。让你有命争,没命享!!

    朱俊阳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小白狼,没有错过它眼中的一丝狠厉。他是能读心,却不能读出畜生的心思。不过,他却清楚地感知到他家小丫头心中的不舍。

    “舍不得的话,就带着呗!到时候就说,是爷从海外带回来的新犬类品种,不就行了?纠结什么?”他从两只大型宠物身边挤过去,轻轻拍拍小丫头的脑袋,替她做出了决定。

    小黑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他:好银哪!够兄弟,小黑请你吃野鸡……

    小白用幽深的眼睛,盯着朱俊阳摸着主人脑袋的手看了好一会儿:这人对主人不怀好意,是把这只手给咬掉呢?还是咬掉呢?咬掉呢……

    朱俊阳冲它挑挑眉:试试看?是你咬掉爷的手,还是爷掰光你嘴里的牙齿!

    小白衡量了自己跟眼前人类的武力值,瞬间有些丧气:识时务者为俊杰,技不如人,先猫着吧!

    于是乎,回京的车队里,多了两只大型的犬类。小白还好,还算稳重,亦步亦趋地跟在小草马车的左右,看得迎春一阵稀罕:“小姐,小白真的是狼吗?有白色的狼吗?它长得好漂亮啊,奴婢也想像小姐您一样,摸摸它。可是,它看起来很骄傲的样子!奴婢要摸它的话,它会不会咬奴婢?”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梧桐见这两只凶猛的动物,是小姐养大的,并不会伤人,虽然心中的警惕放松了些,可还是不能喜欢起来。迎春就是个傻大胆儿,别人躲都来不及呢,还往上凑。若是哪天惹恼了它们,咬断手脚都是轻的!

    迎春悄悄掀开车帘,看了一眼“生人勿近”表情的小白,又瞅瞅前面撒欢奔跑,不是撩一下护卫胯下马儿的小黑一眼,咽了口唾沫道:“算了,奴婢还是先跟小黑套套近乎吧……”

    有了这两只,车队的伙食水准直线上升。一路上难免会经历荒郊野地,或者是荒芜的山岭,这些地方大型猛兽没有,小型的猎物倒是不缺。有时候中午安营扎寨休息用饭的时候,这两只就消失不见了。

    不久,护卫们身边就多了不少野鸡、野兔之类的猎物,有时候还能猎到野羊和狍子这样的野味呢!余小草贡献了秘制的烤肉调料,无论余家人还是护卫丫头们,都吃得满嘴流油,直念叨两只巨狼的好处。

    就这样,小黑小白和护卫们熟识了。车队的马儿也不怕这两只看上去凶猛,其实不造成任何威胁的“犬类”。等到京城的时候,护卫们已经跟小黑打成一片。小黑的性子好,亲近人,谁都可以在它脑袋上胡噜一把。

    一路上,这两只猎到的野物,吃不完的就腾出一辆马车装上。寒冬腊月的,一时半会儿也放不坏。等到京城的时候,足足屯了一马车!

    当这一车队进入京城城门的时候,果断被守城官给截了下来。没办法,这两只巨大的体型,很难让人忽视。

    守城的官员是认得余小草和阳郡王的,他有些为难地看着皇上面前的两个红人,期期艾艾地道:“郡王、县主,猛兽是不能进入京城的……如果伤了人,小的担待不起啊。”

    迎春这个小辣椒,抱着小狍子走上前去,斥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带猛兽入城了?”

    守城官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小黑小白那儿瞄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迎春哼了哼,道:“眼睛咋长的?这明明是两只海外引进的新品种犬类,怎么就成了猛兽?小黑……”

    正摇头晃脑地对着围观人群卖萌的小黑,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屁颠屁颠地走过来,用黑乎乎湿漉漉的大眼睛,好奇地看了一脸紧张的守城官一眼,又萌萌哒望向迎春:主子的丫鬟,叫我干神马?

    “小黑,他非说你是凶兽,会伤人。告诉他,你咬人吗?”迎春年纪比较小,话语间多了几分稚气。

    ——————————

    一开空调,保险丝就爆掉。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