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522章 穷极
    老萧头挥挥手,精巧的剑奴落到他手中,此时剑奴虽说比之前小了一大截,但是它更加灵动和锐利。

    老萧头手里剑奴一甩,人已经踏剑飘到了虚空,接着虚兽和僵尸也一起踏虚。

    三人从上方向下俯瞰山峰,只见那只幽兽几乎完全呈现在他们面前。

    幽兽抖动着庞大的脑袋,用力向上一冲,一股逼人的气势涌上苍穹,接着大量泥沙沿着山峰两侧翻滚下去,一只庞大的幽兽身躯缓缓从地面爬出来,它的身躯竟然比一座山还要庞大。它身躯有些像狮虎,但是脊背竟然还成长一对极为恐怖的毛翼。

    幽兽仰天一声咆哮,天地都为之颤抖,它双翼一展,化成一道炫光,竟然踏空堵在了老萧头三人面前。它那双无比凶厉的眼睛,向着老萧头等人射出阴森寒光。

    穷极!也不知道是谁,在下方狂吼一声,他的话也让老萧头此时终于想起了这只上古幽兽的本体,它就是可以吞噬幽灵鬼魅为食物的上古凶兽之首,穷极。

    怪不得连貔貅见到它之后都会显得那么躁动不安。正所谓人的影树的皮,当老萧头知道面前幽兽是一只穷极时,心中也不有着发慌。

    但是他却并不畏战,这就是他和大白区别,他手里剑奴一甩,带领着虚兽和僵尸兄一起冲向穷极。

    和眼前这只庞然巨兽相比,老萧头三人仿佛就像是一群小虫子,被穷极庞大的爪子一挥,就将他们袭卷出数百丈。

    好强大道法之力,老萧头身形在强劲的气势内快速旋转,他竟然动用了重骨神髓之力才最终稳定了身躯。

    相比较而言,僵尸兄则是比他镇定多了。他就像是一根钉子扎在虚空内,任由着气势从他身旁串流而过。

    虚兽则是召唤出体内数百道器,迎着风势再布阵,它的身躯就像是雾海内的灯塔,忽明忽暗。

    一道炫光照亮了苍穹,就在这时,穷极脑袋上面那只犄角竟然燃烧起来,那火焰并非红色,而是一种鬼魅的紫色。

    汹汹紫火,照亮了虚空,也照亮了穷极那张无比凶残嗜血的脸庞。它用那双巨眼瞪着虚兽,似乎在它的眼中,也将虚兽貔貅当成了他的劲敌。

    二者的本体都是上古神兽,因此它们死后形成的怨灵内似乎还残存着上古时代各大神兽之间的仇恨。

    穷极是一种极度独居的凶兽,因此它不会和任何上古神兽和谐相处,它视所有神兽为仇敌。貔貅也是一种极其怪癖的神兽,它除了喜欢吞噬珍宝之后,再无任何爱好,因此它也将其他神兽视为仇敌。二者性格孤僻的上古神兽相遇,势必要分出高下。

    虚兽也毫不示弱,纵身一跳,身旁数百道炫光环绕着它冲到了穷极面前,此时它的身躯也犹如充气一般膨胀,一眨眼睛功夫,就膨胀到了几乎和穷极一般大小。只是它体内显得太过虚空,那些道器光旋在他体内就像是宇宙星辰般稀疏。

    穷极张开血盆大嘴,狂吼一声,头顶那一团紫色火焰迎着穷极喷射出去。只见一条贯穿天地的紫色光束射向虚兽。

    此时虚兽也不甘示弱的一甩虚幻的爪子,从虚空内抓起几十只道器炫光,摆放在身前,它双手不停回旋,只见那些光圈彼此交叉,形成一种极为古老的阵法,一片星辰炫光从虚兽体内迸发,冲向虚空那道紫色火焰。

    轰!苍穹轰隆一声巨响,接着整个虚空背景被点亮,就像是节日烟花一般绽放出色彩斑斓的光线。

    接着一道紫光穿透了那些光线,整个虚空恢复了漆黑,只剩下那一道紫色火焰。

    虚兽再次咆哮,它体内几百个光旋再次旋转,一大片星芒射向虚空,接着在虚空形成一个星芒阵。

    圆环型的星图,使得整个虚空都呈现出一种几何的美感。

    就在此时,紫色火焰冲进了几何的中心,在发生无数次光爆和火焰喷射之后,它终于变成一枚极为弱小的火焰,在虚空回旋一周,又飘忽回到了穷极的独角之上。

    穷极此时的瞳孔更加扩张,里面还有隐隐的火焰冒出。虚兽也是做出一副誓死抗争的姿态,它的一双金色眸子也在泛起一波光焰。

    穷极虎爪用力一抓虚空,宛如抓住了实物一般,身躯腾空而起,双翼展开,就像是一只巨鸟俯空冲向虚兽。

    虚兽也将体内几百只道器一起喷射向虚空,形成一圈圈几何光圈,它们一起将穷极圈禁在里面。

    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圈禁火焰那么简单,穷极极为狂暴冲击着那些光圈,很快他将一个几何光圈搅碎,接着它又一头撞击在另外一个三角形光痕之上,脚趾将其生生撕裂。很快天空几百道器光旋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

    看到这一幕,老萧头和僵尸兄不能再袖手旁观了,他们纷纷纵身窜上虚空,各自施展出道法朝着被困在星图内的穷极展开了攻杀。

    老萧头施展道真,手里剑奴已经快到无法想象的速度,每一次穿梭都在穷极坚硬的身躯外面留下一道伤痕。

    僵尸兄则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他一口气冲到了穷极腹下,施展尸气轰杀穷极的软肋。原本穷极还用力冲击星图,但是被二人这一番搅扰,穷极有些气急败坏的转身,不再理睬虚兽的星图阵,而是一头撞向老萧头。

    它头顶独角泛起紫色光焰,在虚空画出一条唯美的弧线,接着用力抵向老萧头胸口。

    老萧头身躯和天地融和唯一,手臂抡起,一道剑芒刺向穷极。

    原本幽兽没有任何实体,但是老萧头却可以感知到它的实体存在。这就是道法突破道真之后带给他的改变。

    噗!

    一道鲜红色的血液喷溅而出,老萧头手臂被穷极独角划破一条伤口,于此同时,剑奴也在穷极的脑袋之上重重画了一刀。

    穷极的皮甲实在太厚重,这一刀只是划破了它的皮毛,却未伤及血肉。

    老萧头掏出疗伤药,唾沫在手臂伤口处,他感觉到被穷极划过的伤口内似乎有岩浆在流淌。

    原本老萧头体质也能抵抗火焰之力的,可是面对着穷极独角之上紫色火焰,他却有些无法抵抗。

    那一丝丝邪火之力渗透之下,他一整条手臂都陷入了麻痹中。就在这时他身上的炎龙甲莫名产生一丝丝吸力,竟然将其伤口内的一丝丝紫色邪火吸收。

    老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炎龙甲,他知道这小炎龙所变,自从他幻化成炎龙甲之后,就一直处于沉睡状态。

    难道小炎龙要苏醒了?老萧头用手轻微抚摸着炎龙甲,顿时一股熟悉感知浮现在他的脑海内。

    那是他和小炎龙之间无法磨灭的联系,老萧头透过感知,知道小炎龙还在冬眠中,于是他不想去打扰它,立刻抖了抖手臂,再次拔出剑奴朝着穷极飞去。

    此时穷极正在翻滚着身躯试图将躲在腹下的僵尸兄给抓出来,可是任由它如何翻转,僵尸兄都死死咬住他的小腹不放,这让穷极很是痛苦,它不停地扬起巨大脑袋向着苍穹咆哮着,它头顶的紫色火焰也越来越旺盛。

    就在穷极头顶紫色火焰达到鼎盛时,它猛地蹿升至虚空,它身躯竟然一点点变得虚无,接着在广袤的虚空内,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虚空漩涡,那就像是一个旋转的星系,里面泛起无限紫色光芒。

    此时老萧头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用,但是虚兽和僵尸兄却不有着浑身颤抖起来。接着地面有许多的黝黑的人影被吸出,它们就像是一缕缕烟丝飘向虚空。

    穷极之嘴。

    忽然有人手指着虚空惊呼失声,老萧头此时也在虚空内看到一张巨大嘴巴,它就像是横跨整个宇宙般庞大。

    此时此刻,老萧头才终于明白了传说中穷极之嘴是何意,原来穷极将自己身躯化为虚无,它嫣然就是一头活着的虚无吞噬兽。

    老萧头用道法护住了僵尸兄和虚兽,因为他们都是一种阴鬼气势,因此都在穷极大嘴吞噬之内。

    穷极大嘴只吞噬一些阴性,没有物质实体的东西,对于物质世界它一点作用也没有。甚至连地面的一粒沙,都不会产生任何吸力。

    看到那么多荒原内的阴性怨灵被吸出来,老萧头这才晓得这片荒原内为何没有幽兵产生,原来它们早已都被穷极吞噬了。

    有了这只庞然巨兽,哪里还容得下其他的虚灵存在。

    囚徒用力扭动着圆鼓鼓脑袋,舔了舔嘴唇,从一只不长眼的守卫兵尸体之上跳下来。他挥挥手臂,阴兵军团重新回到梯度内。

    幽将和鬼王也带着各自人马返回。

    囚徒凝望着这一片黑压压阴兵,心中既有种莫名自傲感,却也觉着有些窝火。

    这一次真是出师不利,刚刚离开主子不久就被一个小丫头以弓箭射死了十几阴兵。

    虽说阴兵不死不灭,它们会在暗识界内重生,但是被一个小丫头如此欺负,囚徒老脸如论如何也挂不住,于是他就不顾一切追杀小丫头。无奈小丫头身形灵活,又极其熟悉地形,囚徒竟然追丢了,破不已之下,囚徒只能带领着阴兵返回梯度出口处,准备继续执行任务。

    囚徒用力踩着脚下的守卫实体,似乎将小丫头给他造成的怒气都发泄在他身上了。

    接着囚徒一挥手,大队阴兵开始冲破了守卫关卡,向着七彩宗所在大陆前进。

    路上还是遭遇了几次七彩宗兵抵抗,可是面对着这些穷凶极恶的阴兵,那些七彩宗兵都化成了尸干。

    囚徒躲着脚步,眼神更加阴冷,自从他被炼化成阴将之后,他的气质就有了巨大变化。此时他最后一丝人性几乎也被泯灭了,从他的眼睛里面射出来的只有杀戮和嗜血,再也没有人类的情感。这一点他越来越接近于第二命。

    囚徒一步踏上了梯度入口,扬起身后披风,气势威武的踏着阴兵肩膀,跳到了一块巨大无比的上古残片之上。

    接着一群群阴兵呼啸而至。

    顿时整个大陆都笼罩一片鬼气阴森之下,给人一种人间炼狱的感觉。它们一来到这片大陆之上,立刻就开始四处搜索,泯灭一切有生机的东西。

    它们就像是上古大陆上面挂过一阵寒风,所到之处都已经生机全无,变成真正荒芜之地。

    当它们来到一片荒谷内,看到一群七彩宗兵,他们身上沾染了大量血迹,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这些人个个都手持道器,十分紧张着四处张望。站在他们中心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他手里拿着一把圆月弯刀。他目光炯炯,带着一股令人不可侵犯的威严感。

    “凌头领,杀出去吧”其中一个七彩宗兵手握着长剑,冲到他身前,剑尖还在滴血。

    “再等等,敌众我寡,我们必须只有一次突围的机会”那个凌头领一挥手里圆月弯刀,人已经拔空到了数十丈,警惕着面对着谷口。

    在他身后几十个七彩宗弟子也是极为善战,立刻组成了战斗阵型。

    呼呼几声阴风袭来,接着在荒谷上空接二连三跳出一些状如妖魅的东西。它们没有实体,却拥有着极为恐怖的阴灵气势。

    它们在山谷上空呼啸,立刻将整个荒谷上空遮蔽,就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之后,一片血红色的烟雾窜到了荒谷内,只见从烟雾内踱步走出三个非人非鬼的东西。为首的是一个圆脸,长须的老者,他阴冷眸光向着山谷内一扫,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接着他就一挥手,几十只阴鬼冲向地面。

    呼啸声中,七彩宗弟子感觉到阵阵寒气袭来,他们立刻浑身发抖,整个人就犹如置身于庶九寒冬。

    噗!

    就在那些七彩宗弟子惊恐不已时,一道银白光圈冲破了那些鬼魅的阴影,一片烟雾散去,一个中年汉子手提圆月弯刀,站在虚空内。他一刀已经斩杀了一只阴兵,可见他的修为已经不再任何一鬼之下。

    囚徒微微皱起眉头,朝着那人看了一眼,感觉这家伙身上道法很是诡秘,竟然无法看透其真实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