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沉鱼泪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子夜时分被吵得睡不着
    程延仲苏若瑶两人一下红了脸,像被捉脏似的,赶紧起床,不管再怎么要恩爱,还是儿子最重要。两人手忙脚乱地找着衣裳,却见对方是如此的*,苏若瑶羞得遮住脸,调转头。她的长发为她遮住了背。

    程延仲没她那么臊,毕竟是有过未婚妻的人,他搂住了苏若瑶:“这夫妻之名都坐实了,还这么羞,快穿好衣裳,我们去陪苍耳。”

    “真是不害臊。”苏若瑶嚷着,一直是背对着他穿衣裳的。

    程延仲任她说,因为看她的背面起伏也是一抹风景。

    迅速穿上内衣裤,苏若瑶穿上了新买的棉织衣和暖披风,保暖打底裤和冬季裙,还有平底女装皮鞋。这些都是程延仲给她挑的。

    程延仲则是一身运动衣裤和运动鞋,这是为了等下陪佳豪踢球。早饭,相互夹着菜,都不方便吃饭了。吃完了,休息一会,佳豪要开始踢球了。

    程延仲搂着他心中的玉为未来做计划:若瑶过年后是大四下学期,为了不影响她顺利完成学业,就再等半年结婚吧。

    虽然结婚可以等,但是这夜夜的温存是难舍去的。程延仲想着,也就进入梦乡。

    如初婚一样,早上总是醒得晚。尽管冬日天亮得晚,他们还是等到天亮后才朦朦地醒来。

    他们相视着,程延仲觉得自己粗糙的手不可触碰那光华的脸,只是爱意缠绵了一番之后,温情脉脉地:“若瑶,你真美。”

    “延仲。”苏若瑶只一句话,羞红了脸,笑着,也不出声了。

    程延仲已乐得不行地趴在她身上问,激动着盯着她:“若瑶你喊我什么?再喊一遍,我听不够,再喊一遍。”

    程延仲身上有男人的兽性和对苏若瑶期盼已久的爱,是难抗拒的。就那么一次又一次地,苏若瑶本对他拳打脚踢地瘙痒般,后来只有浅浅的挣扎,再后来,由着他搓扁揉圆。

    她真的困了,程延仲也耗尽了今晚的精力。但这情话还没断。

    “若瑶,我们认识有大半年了,你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总是说着一些半古文半现代文的话,但现在,不一样了。你说话都是直白的,像我程延仲的妻子了。”程延仲回忆着这一路走来的变化,:自己没有变,变的是若瑶,她越来越爱自己了。

    “哦,是吗?”苏若瑶困迷中回答着。

    程延仲还想知道得更多:“若瑶,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不喜欢,是被逼到这个地步的。”苏若瑶半睡半醒中也在“嘻嘻”地笑着。

    程延仲听此就使劲地融她腋窝,命令着:“快说实话,要不今晚我们都别睡。”

    程延仲直笑着勾着她的鼻子,她烦躁地打开他的手,程延仲越是有趣:“若瑶也说粗话了。嫌我激战了,那我还是温柔些吧。”

    啊?苏若瑶无法入睡了:他又来了。

    骁勇善战的程延仲再次上场,给苏若瑶的是春风细雨的温存,这倒比刚才好了许多。苏若瑶不那么怪他了,而是对他也配合着,供他所想所求。

    “若瑶你真好,告诉我,你是和我恩爱的,不是被我逼的,也不是自己傻了。”程延仲还要她的心里话。

    苏若瑶是有满腔的棉柔细语,但现在,她就想好好骂他一顿,头一扭:“都这样了,还来问人家是不是被逼的,有什么用啊?就算是被逼的,都成事实了,我也傻了。”就是愉悦中透着点怒气。

    程延仲都听得懂,指着她笑:“好啊,若瑶学会跟我调情了,还是姑娘家呢,可不能学这个。”

    未得到回应,他已在她身上活动那多年未活动的筋骨,这一下子迸发的爱意如狂风肆虐地在苏若瑶美妙的身子上风卷残云。

    苏若瑶想要说“答应你”,可是这样汹涌的一巨龙缠着自己,她只有先稳住自己的呼吸,可稳不住,她呼吸越来越急促,以至于无法说出一句话。

    程延仲这样激烈的爱意带给她难以消受的欢愉,她不停地在撕着他的背,不知是抗拒还是愉悦,因为她脑子也有些混乱了。

    程延仲是马牛一般地亢奋了,这时一点不顾及这是他心爱的人,要抚摸着去温存的,唯恐她哪里疼痛的人。程延仲就是记得要给她无限的爱和享受。但这享受,让苏若瑶连撕扯的力气都没了,只有享受了,任他如何。

    程延仲把那足足两购物车三万块钱的东西塞进后备箱。苏若瑶连忙过来:“轻点啊,里面的糕点赛坏了不好,衣服塞坏了也不好。”

    “知道了,赶紧回牵牛村吧,要不很快天黑,对了,中午吃面条,不饱,都没劲。”程延仲有点抱怨慢车箱的东西。

    苏若瑶看看佳豪已先进了车子,就偷偷吻住了程延仲的嘴:“我们回去吧。”

    好了,这下程延仲有劲了,想到今晚就有劲了。

    回去路上,佳豪在后座上念着今天买的东西,要怎么用。程延仲和苏若瑶在前面偶尔相视一笑,无声胜有声:有家的日子真快乐。

    回到牵牛村,吃晚饭,洗澡,收拾那满车厢的物品。不过那是佳豪的事,他把自己的物品清点出来,然后搬到楼上的储物间,这不一会儿,就困了。

    于是各种针织毛衣,外批的云肩,长尾的披衣,还有冬季裙子,打底裤,高跟鞋,都一应俱全了。苏若瑶的模特身材一试就合身,很快搞定。

    佳豪呢,就是一个劲地要运动衣,运动鞋,足球。程延仲给他选了一些耐穿的运动衣和鞋子,不给他选名牌是怕暴露身份。苏若瑶则想的周到点,给佳豪选了新棉袄,棉裤,棉鞋,金黄色打底的,还有其他图案配在上面,都是实惠型的。

    “你对人家好一点,人家自然会那么喊你的。”苏若瑶羞答答地低声着。

    程延仲凑过耳朵去听,就跟她保证着:“好,你说的,看我如何对你好吧。”

    两人拥抱,刚要清晨再次温存一番,门声咚咚地大响:“爸爸妈妈,这么晚了还不起来,吃饭了,爸爸你还没陪我踢球,妈妈昨晚买的东西也没收拾好。”

    苏若瑶“咯咯”地笑着,缩着说:“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看不出来啊?那日我初来项阳公司面试,你开除我,又追我到孤儿院。那时,人家心里就有一点点了。呵呵,笨蛋。”

    苏若瑶困了,要睡了,手往程延仲身上一搭,就入睡了。

    程延仲放好她的手,让她安静地入睡。借着冬日夜晚冷凝的月色,看着她至美的容颜,自己的呼吸平稳了,却吹在她脸上,那一线细密的睫毛煽动着程延仲的心,也遮住了苏若瑶的眼帘。

    感觉她是天仙下凡,刚才自己是亵渎了,就连想一下都是亵渎了。可已经相爱了,这又怎么是好?总不能就这样痛苦地守身如玉而念着对方啊。

    苏若瑶也不甘示弱:“那你平时可是道貌岸然的,谁会想到在这午夜就成了淫贼,看你刚才那样子,恶心。”

    “若瑶,你敢这么说我?”程延仲假意生气了。

    苏若瑶推开她要起身,程延仲搂住了,开始呼吸爆发:“若瑶,不够,不够,永远都不够。”

    他要干什么?还要来?苏若瑶这回可要为自己奋战了,她努力地推开他:“走开,流氓,淫贼,败类。要知道你是这样,我就不来这淫窝!你给我走开。”

    这是第二次,记得第一次时,也是这个男人,那是苏若瑶是有目的的接近,那时是有所抗拒的,也为自己的第一次而落泪。但是这次她是完全敞开了身心,接受了这个男人给的一切,那汹涌而来的一切。

    程延仲欲兴奋了,他也停歇了一会。苏若瑶终于等到这一会,可以入睡了。她有些生气,不理程延仲打开的话痨。

    程延仲兴奋在顶呢,拨开她凌乱了的头发,问着还在急速呼吸的她:“若瑶,你是愿意的,喜欢我的,要嫁给我是吗?”他自己也是喘着粗气,还有些汗。

    苏若瑶好不容易稳定了呼吸,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是的,心甘情愿地被你这禽兽糟蹋着。”

    苏若瑶去陪他睡着,程延仲笑着在外面等着。佳豪是要睡的年纪,很快就睡了。

    苏若瑶还那么温馨地看着他。程延仲看看里面,已迫不及待地进去,抱起苏若瑶,什么也不说地。

    苏若瑶被他抱到了他的卧房,她手搂着他的脖子,他一刻也不放下她,进房后用腿踢门,把门关上。然后是两人一齐扑在了床上。

    “程董你怎么这么重,差点摔着我了。”苏若瑶不乐地赌气。

    程延仲已是血如疾风破浪般涌动,声音急促着:“若瑶,我喜欢你,嫁给我。”

    原来购物也不是件轻松事啊,一家三口总算是累地不行地才去付款。程延仲结账的卡是司机小王的名字,这也是安全起见。真难为他,就这么一次简单的全家出行购物,也要考虑到方方面面。

    而所有的快乐和笑容都留给了妻儿。不过他们的笑容就是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