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3461章 阿标发狂
    “若是有用得上娘的地方,随时跟娘说。”杨若晴又叮嘱辰儿,要让辰儿知道,他不是一个在奋斗。

    她就是他的后援。

    辰儿微笑着点点头,让暗卫去准备了一辆马车,三人一起出了酒楼。

    辰儿骑着马跟在马车边上,头上还带着一顶防雨的帽子。

    马车里坐着杨若晴和小玉,杨若晴又跟小玉那儿叮嘱了几句。

    然后在前面那个路口,她让马车停下,下了车,往瓦市那边去了。

    辰儿和小玉先是去了衙门,跟黄大人那里碰面。

    接着又跟郡守黄大人一块儿挨顺的去了几位死者的家里。

    因为死者死因蹊跷,官府介入,不准死者家属照着入殓的程序,而是用冰冻封住了尸身。

    临时封闭了案发现场,并派了官兵留在案发现场把守。

    在辰儿和小玉忙着一家一家查明情况的同时,杨若晴在瓦市里也淘到了很多新鲜又满意的食材。

    有肥肥大大的鳜鱼,有嫩牛肉,有小龙虾,鸡蛋……

    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那边有个老太太挎着个篮子在那买韭菜,韭菜边上还放着几把用麻线捆着的紫红色的叶芽子。

    杨若晴目光一亮,那不是香椿树的嫩芽吗?

    长坪村里很多人家院子前后都种香椿树的,可是从来就没停过能吃的。

    杨若晴迟疑的当口,那老太太的摊位前便围了好几个妇人,都在挑拣那香椿树的嫩芽。

    杨若晴打算尝试一回,也赶紧过去,一问,五文钱一小束。

    价格还不低呢!

    “这香椿树嫩芽是咋吃的呀?”

    买了一束刚放到篮子里,杨若晴问那老太太。

    老太太道:“我们都是用开水烫一下,凉拌着吃,跟粥一块儿熬夜不错。”

    边上的一个穿着还不错的妇人道:“香椿树的嫩芽跟鸡蛋一块儿炒,贼鲜美,我家当家的和孩子们都喜欢吃。”

    香椿炒蛋?

    好,回去就试着炒来给辰儿尝鲜,要是不错的话,等到回村了,到时候也去摘些来炒给宝宝和大志吃。

    继而再推广到酒楼去,增加一样新菜品。

    就在杨若晴心里构思着,准备离开的时候,那边突然急吼吼跑过来几个面生的男人。

    “婶子,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卖菜,快些家去吧,你家阿标又开始发疯啦,拿了一把菜刀在院子里砍树。”

    “你家院子里那棵老香椿树都要被砍断了,谁都不敢上前去拦呢,谁拦砍谁!”

    老太太听到来人的这番话,吓得脸都白了。

    菜篮子里面的酒菜和剩下的几束香椿也顾不上了,蹬着小脚就往瓦市那边跑。

    后面一圈人都在朝老太太离开的方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杨若晴随便听了几句,就搞清楚了人物关系。

    原来这老太太,就是昨日那个在瓦市跟老婆,还有老婆娘家两个兄长大闹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在周边人的口中,不知道信了一个什么教,整个人都变得神神叨叨的。

    儿子生病高烧不退都不让瞧大夫,不让吃药,只给儿子喝符水啥的。

    老婆劝,就打骂老婆,老婆实在受不了,带着儿子回了娘家。

    娘家哥哥们过来讨公道,这男子舌战群雄,毫无畏惧……

    杨若晴怀疑这男子应该也是信了黑莲教,所以才被蛊惑成这样。

    因为小玉说了,他们黑莲教内部都流行给底下的信徒们定期,定点,赐予圣水。

    那些圣水,是经过她这个圣女赐福的,但说到底,小雨自己都不清楚这圣水到底是什么水。

    因为每回都是长老们送到她面前,她只需要拿起杨柳枝往那一坛子水里轻轻搅动几下,然后念几句黑莲教的教义,便是完成了赐福仪式。

    那圣水到底是啥滋味,她自己都没有尝过,不过听底下的信徒们一传十,十传百的说,

    说圣水能治百病,是神仙水……

    思绪回转,杨若晴打算跟上去看个究竟,说不定对辰儿和小玉他们破案会有帮助呢!

    杨若晴尾随着老太太他们一路到了瓦市后门,进了一条巷子。

    这巷子一看应该就是建邺城的穷人巷子,悠长,狭窄,地上的青石板和墙壁上的青苔,以及那些整大块整大块脱落的红漆,

    都在处处跟世人宣告着,这真的是一条很有年头的巷子。

    前方不远处有一家院子门敞开着,院门口视觉角度那么好的风水宝地,却没有一个人敢站过去。

    围观的人都躲在前面,后面,墙头,往院子里探头探脑,却谁都不敢进去看。

    而院子里,传来男人恶狠狠的骂声,以及砍树的声音。

    嘭嘭嘭!

    哐哐哐!

    一棵粗大且一看也是有些年头的香椿树,在院子上空发出不堪承受的摇动声。

    街坊邻居看到老太太过来,都纷纷朝老太太这喊:“老婶子你快些进去看看吧,你家阿标一直在发疯,那棵老树都快要砍断了!”

    老太太急吼吼进了院子,一眼就看到儿子上身光着个膀子,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正在那里朝老香椿树砍。

    边砍还边骂,就好像在跟人吵架,拼命似的。

    那香椿树的树身,被砍出了一道道痕迹来,木屑飞溅。

    溅得儿子满头满脸,儿子也不为所动,红着眼睛还在那里砍。

    “阿标啊,住手啊,不能砍啊!”

    老太太双手拍着自己的大腿,屈膝,朝树下的儿子哭着大喊。

    阿标却跟听不见似的,还在那里砍。

    “阿标啊,咱家现在是一点钱都没有了,你媳妇带着儿子也回了娘家。”老太太哭着接着大声道。

    “娘只有靠着摘点这香椿树芽卖几文钱来养活咱娘俩啊,你住手啊,菜刀也卷边儿了,往后娘拿啥切菜呀?”

    阿标对此还是不为所动。

    老太太没辙,哭着朝身后的街坊邻居求助。

    街坊邻居都往后缩,几十年的交情,都抵不过性命要紧啊。

    阿标显然是发了疯,入了魔,这要是一菜刀砍下来,到了阎王那里都找不出一个评理的!

    看到众人都没有要搭把手的意思,老太太又气又急。

    弯腰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阿标那边砸了过去。

    “阿标啊,你个糊涂蛋子,你给我醒一醒啊!”

    这一石头,直直砸在阿标的肩膀上。

    许是这一吃痛让他抽回了一些神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