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 第1488章 把乾阳送去捡漏
条件谈拢,夜摇光一刻也不想在魔宫停留,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骨子里还是嫉恶如仇的缘故,她觉得她多和修绝待在一起片刻,她就忍不住想要跟他动手。只可惜她现在的修为和修绝相差太远,所以只能眼不见为净。
    夜摇光迅速的回到了西宁府,陌钦几乎是和她前后脚到了府衙。
    “摇光,你让我顺道从这里去西域是否有事情要交代?”陌钦回到九陌宗就知道了天阳火种的事情,他父亲已经先一步赶去,他去帮夜摇光打听小乖乖的事情,所以晚了一步。夜摇光回信,让他若是要去西域,顺道来西宁府一趟,具体原因并没有说。
    夜摇光将欢欢喜喜迎接她的乾阳推到陌钦的面前:“陌大哥,把他打包带走。”
    “你让我带小阳去?”陌钦微微拧眉:“摇光,此次去争夺火种之人,我的修为已然是垫底。”
    陌钦乃是分神期的修为,比夜摇光还高一些,乾阳才化神期,在夜摇光之下。这个修为去争夺火种的地方,只怕要被殃及池鱼。
    “没事儿,他经得住杀。”夜摇光浑然不在意,“陌大哥你带去他便是,指不定会有惊喜。”
    夜摇光这样再三嘱托,陌钦也不好推辞,于是就点头,带着不情不愿,一步三回头的乾阳即刻赶往西域。
    “我怎么有种天阳火种已经是小阳囊中之物的感觉?”望着陌钦和乾阳消失的方向,想到从佛光开始,到现在的冰精灵珠,一路来乾阳那逆天的运气,温亭湛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可不是让小阳去和苍琅宗与九陌宗争。”夜摇光没好气的对温亭湛道,“我这是以防万一,到时候真的就算有修绝相助,苍琅宗和九陌宗也没有抢到天阳火种可如何是好?而且天阳火种在火谷里诞生,小阳的修为根本承受不住火种,可火种诞生之地残留的灵火之气,如苍宗主那等修为之人看不上,对小阳却是极好,可以促进他的修为。便是他真的得到了天阳火种,也得送给苍琅宗或者九陌宗,小阳此刻用不了,但这种宝物多一刻没有融合,就多一刻致命危险。”
    这就是夜摇光的考量,主要是让乾阳去见世面,待在纯阳之火的地方增进修为,乾阳已经触碰到炼虚期的屏障,说不定这次去可以突破进入炼虚期的修为。当然,老天爷如果实在是太偏宠也是最好不过,到时候带回火种,先帮她把水精灵珠取出来,再决定火种的去向。
    “对了,你为何让我故意将血魔和你之间的誓约告诉修绝?”夜摇光猛然想到这个问题。
    “牵制他们。”温亭湛执了夜摇光的手,牵着她往屋子里,“修绝明显对魔主之位很是看重,血魔原是听他驱使,待到耀星成为了魔皇,便是不看重权势,也不会甘愿屈居人之下。但耀星与我有誓约,他没办法主动去对付修绝,修绝知晓这个誓约的执行人是我,他忌惮耀星,就得受制于我。否则我不执行这个誓约,耀星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杀了他。”
    “妙啊!”夜摇光目光一亮,然后掩嘴偷乐,“只怕耀星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图自己的便利,将整个魔宫都送到了你的手中。”
    耀星只怕认为自己消化水神浊气也得要个十几年,说不定他出关温亭湛就已经横死了呢?那他就无所顾忌,所以才会选择温亭湛这个凡人与他达成誓约。只可惜,修绝明明提醒过他,不要小瞧温亭湛这个凡人,但他终究是没有和温亭湛打过交道,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全部都为温亭湛打的噼里啪啦响。
    夜摇光有些迫不及待看到耀星和修绝两个家伙憋屈的模样,想想夜摇光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摇摇别笑得太早,这一切都得建立在耀星出关成为魔皇的基础上。”温亭湛不得不提醒夜摇光,耀星没有出关,一切都是空谈,不过温亭湛让夜摇光甩这个重磅消息给修绝,为的就是给他危机感,让修绝也乖乖的闭关修炼。
    “等得起,我们和魔族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如今还有宁璎的事情没有解决,修绝还是忌惮着宁璎,至少短时间内,他不会做什么让我们撕破脸的事儿。”夜摇光乐观的分析之后挥了挥手,“行了不说这个事儿,良家那边的事情如何了?”
    “良大夫已经被商家囚禁起来,在商家穷其手段‘折磨’下终于低头,愿意和商家合作,那批伤药已经在赶制中。”温亭湛对夜摇光清润无害一笑,“只等这批要完成发往帝都,我便提笔密奏陛下揭露此事,岳书意也已经将南久王亲自过问这批药材的事情证据收集到,他会和我一道将证据分别呈给陛下。”
    “会不会狗急跳墙?”
    温亭湛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南久王和黄坚会不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骑兵造反?夜摇光有些担心。
    “那再好不过,可以早些一劳永逸的将他们给收了,也省了我不少力气。”温亭湛低声笑道,“这批药送过去,我会让陛下隐而不发,过年的时候我们去吐蕃,再布置一番便是。有了这批伤药为证,我去吐蕃就不用躲避陛下的耳目,可向陛下要了密旨,奉命前往。”
    夜摇光听了点头之后问道:“杭州那边的事情如何?”
    “浙江布政使已经暴病而亡。”温亭湛轻描淡写的说道。
    “暴毙?”夜摇光有些不满,“陛下这是不打算披露他的罪行。”
    “江南局势本就复杂,一时之气容易,可牵一发动全身,没有完全之策,陛下是不会下狠手。”温亭湛轻叹一口气,“陛下要顾全局,浙江布政使的贪污牵扯到了太多的官员,一旦全部暴露出来,必然会时局动荡,受苦的还不是百姓?与其这个不合时宜之时去肃清,不如暗中警告,在这些牵扯之人头上悬一把剑,让他们乖乖的做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