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群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深渊孤影
    天闲的心中疑惑更多了,因为发动柱形石碑进行能量漂流之后,天闲不仅仅发现自己超过了阿穆隆特先一步到达了从前龙族居住地的残骸地带。

    而且还发现,阿穆隆特的能量漂流竟然中断了,并且在很远的地方正在向这片区域飞来。

    进行能量漂流需要一定的实力,距离越远对自身对能量的掌控能力要求越高,显然阿穆隆特在这一方面还有待提高。

    即使这样,也一定要带着阿穆隆特的身体回来吗?

    天闲实在是显不出这个堕神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不是非常必须的理由,一定不会这样牵强也要带阿穆隆特的身体回来吧。

    这甚至让天闲重新开始怀疑阿穆隆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性,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天闲是没有发现阿穆隆特到底有什么特殊性。

    和瑶瑶藏在巨大的残骸背后,天闲注视着远方,那是阿穆隆特飞来的方向。

    瑶瑶好奇的向那边张望,“她从那边来?”

    天闲点头。

    “我都感觉不到,还很远吗?”

    天闲看了瑶瑶一眼,这才发觉,自己能探查的范围,似乎远了一点……

    根据能量漂流的能量波动急速传播到远方,探查的范围也扩大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还可以这样用的吗?

    天闲觉得,似乎这个地方和龙谷山脉之间的距离都被能量漂流稀释掉了,简直好像能把天边的事情感觉的一清二楚。

    阿穆隆特身上还沾染着柱形石碑的能量波动,天闲可以顺着能量漂流的能量流清晰的观察到她的一举一动,现在她正以极快的速度,当然是对于阿穆隆特来说极快的速度飞来。

    天闲甚至可以“看”清她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痛苦和挣扎,显然堕神对她的控制已经不那么得心应手了,或许是因为阿穆隆特的反抗,或许是什么事情让堕神开始分神。

    迅速校对阿穆隆特的方向,天闲开始调整自己的位置,并且拿了一大块残骸作为藏身物体。

    之前因为几头巨龙的大战,还有天闲最后具有毁灭性的一击,庞大的居住地残骸已经被炸的七零八落,四处碎散在这片星域下,天闲和瑶瑶倒是可以很容易的躲藏在这里。

    不过,天闲很快发现自己多虑了,阿穆隆特以最快的速度飞来,看都没有看一眼这边就直接飞过,更别提勘察一下周围是不是有人跟踪。

    “你在这里帮我盯着。”天闲嘱咐。

    瑶瑶立刻抓紧天闲的手,“不行!不能丢下我!”

    天闲用认真的表情看着瑶瑶,“我需要一个人在这里保证能量坐标有效,万一那边出现意外,我可以回到这里。”

    瑶瑶的眼神顿时出现了几分动摇。

    天闲抓紧瑶瑶的双肩,“一会儿他大概率要切开空间去什么地方,我没有这里的坐标就会束手束脚,你是我能回来的后路,这比什么都重要,明白吗?”

    瑶瑶抿了抿嘴唇,“三天时间,要是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天闲想了想,却想不出说服瑶瑶的理由,“好!”

    其实天闲心中想的是,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瑶瑶恐怕也找不到入口的。

    收敛全身的气息,天闲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光芒的追了上去,阿穆隆特的速度已经开始下降,显然龙族女孩自身的实力限制,她已经快要精疲力竭了。

    天闲将大部分的精力都用来掩藏行迹上,漆黑的星空之下,悄悄的跟在后面倒是一点也没有被发现。

    而且,天闲觉得就算被发现,对方似乎也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理会了。

    这家伙到底为什么如此十万火急的赶回来,而且还带着阿穆隆特的身体?

    说起来,天闲十分不解,这家伙为什么不在龙谷就破开空间带走阿穆隆特,他掳走瑶瑶的时候可就是这么干的!

    想着,天闲也发现阿穆隆特的速度一再下降,真的要精疲力竭了,索性也就不在隐藏行迹,慢慢的靠了上去。

    天闲几乎已经到了阿穆隆特的背后,她才停了下来,转身瞪着天闲,也不知道是不是才刚刚发现天闲靠近。

    “你……”阿穆隆特脸上毫无血色。

    天闲担心的看了看阿穆隆特的脸色,她的双眼赤红,鼻孔流血,显然是身体被压榨到极限的征兆。

    “如果你想带着她的身体回去的话,最好先休息一下,否则她会死的。”

    阿穆隆特抬手抹了一把鼻子下的鲜血,直接对天闲一伸手,说出了一个让天闲莫名惊讶的要求来。

    “带着我……向前飞!快!”

    我们可是敌人来着!天闲心中忍不住的嘀咕。

    阿穆隆特见天闲没有过来,喘息的说:“我想对付你的话,在龙谷早就下手了,现在我要立刻回去,你来带我去,我不会亏待你的!”

    天闲想想也对,这家伙要下手的话,绝对不会等到现在。

    “那么……”

    还没等天闲说什么,阿穆隆特已经粗鲁的打断,“现在没有时间讲条件!我自然会给你一些你想要的,但要是晚了……你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那种急切和紧张是假装不出来的,看着阿穆隆特几乎到了极限的身体,天闲点了点头,飞身过去扛起了她的胳膊,并用警告的目光瞥了她一眼,“可不要耍花样,否则的话可能会出现我们都不想见到的结果。”

    “少废话,快走!”

    天闲调动恶魔之力,全身燃起一层淡淡的苍蓝火焰,柳步前踏,整个世界的能量洪流清晰呈现在眼前,顺着能量洪流的助力闪电般向前飞去。

    阿穆隆特虚弱的眼神多了几分惊诧,“你这个人类……学会的手段还真是不少。”

    “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看着前面,不要冲过了头。”

    “还有一段距离,不会的……”

    虽然说不会,但是阿穆隆特显然低估了天闲的速度,只是两分钟后就迅速叫天闲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片空旷无垠的星空,除了黑暗就只有冰冷的虚空。

    “退后一些。”

    天闲闻言并没有后退,而是死死的抓住了阿穆隆特的肩膀,“口头承诺可没有保证,我也不会让你就这么带走她的身体。”

    阿穆隆特似乎有些恼怒,但感到肩膀上的双手强劲有力,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只好忍耐不去计较,现在分秒必争,已经没有计较的时间。

    “那么被波及的话可不要怪我!”

    阿穆隆特吸了口气,这让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双手结印,挥动手指时洒出一串血珠,她的口中念出了一连串天闲闻所未闻类似咒文的东西。

    那些血珠在半空凝聚一处,化成了一个细长的十字纹路。

    天闲感觉周围的空气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那十字纹路缓缓的打开了。

    就好像在果冻上横竖划了两刀,空间被生生的切开,切口整齐光滑,断面犹如燃烧的熔岩。

    阿穆隆特毫不犹豫的一头栽了进去。

    天闲脸上的肌肉一阵颤抖,运起自己所有的力量护住身体,咬紧牙关没有放手,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沸腾的熔岩迎面扑来。

    这一下好像撞进了大海中,天闲就感到一股柔力迎面扑来,炙热滚烫,像是滚烫的海水,又像是喷发的蒸汽,一股无形的力量涤荡在周围,身体随之如柳叶般飘动。

    这种炙热而涌动的感觉包裹全身,但周围的红色光芒却迅速褪去,天闲紧张的四下观望,却什么也看不到。

    那切开的空间不见了,火红的熔岩也消失了,周围是一片无边的滚烫黑暗。

    能量触角展开,却瞬间被周围浓稠无比的能量流彻底融化,天闲顿时脑子被狠狠敲了一根子一样险些晕倒。

    “别在试探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继续向前。”

    天闲耳边传来阿穆隆特的声音,只是这次多了几分生气,“你还算不赖,到了这里没有直接被融掉,算你有些本事。”

    虽然没有被融掉,但也已经感到烈火焚身,向来以火焰作为核心力量的天闲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过阿穆隆特的身体依旧死死的抓在手中,这让天闲心中稍安,虽然周围什么都看不见,但那种无形的炙热倒是还可以忍耐。

    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搞什么鬼!

    闷声不吭,天闲继续向前。

    这一次全靠阿穆隆特来指挥方向了,天闲无法使用能量触角,在这天地方圆都分不清楚的漆黑空间内完全没有方向感。

    但是阿穆隆特似乎对一切都了如指掌,指挥着天闲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移动。

    天闲明显的感觉到,越是向前,阿穆隆特说话的口气就越轻快起来,很快就再也没有之前那疲惫不堪,气喘吁吁的情况了。

    几乎同时,天闲也终于在这无边的炙热黑暗中,发现了一点东西。

    那是一个荧光豆大小的光点,就在前方,虽然无法估算距离,但绝对是真实存在的,无尽的漆黑中,那一点光芒是如此的显眼。

    “你看到了……”阿穆隆特嘿嘿笑了,“五官敏锐,当然是对于人类来说,就是那里,快去!”

    这次有了目标,天闲也稍微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当下加快速度。

    那个光点迅速扩大,距离显然不远,天闲依靠超人的目力,很快看清了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孤零零的,悬浮在黑暗之中的王座。

    说是王座,也只能从昔日华丽的造型和上面珍贵的饰品样式来判断。

    王座已经十分陈旧,甚至残缺破损,那些华丽的吊饰和恢弘大气的造型也灰扑扑的,年代感几乎扑面而来,天闲稍微思索了一下,人类历史上并没有类似的东西。

    王座下并没有什么台子也没有石阶之类的东西,就那么一个孤零零的王座悬浮在那,散发着微光。

    一个人坐在上面。

    天闲只看一眼这个人就被吸引了目光,因为这个人,看起来真的就是一个人类。

    虽然脑袋大了一些,光头,四肢过于修长,但是身体的基本特征完全符合人类的模样,并不是精灵那种类人的种类。

    “啊,还算不错,来得及!”阿穆隆特的话中似乎送了一口气,然后转头说,“到了这里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已经看到你该看到的了,不用这么紧张。”

    那个王座上的,就是堕神本人吗?

    天闲疑惑重重,这个“人类”长的油光水滑,再近一些看起来不仅是个光头,眉毛都没有一根,看起来完全光溜溜的。

    阿穆隆特轻轻的推了推天闲,“放开吧,我有事要做,到了这里没有必要抓着我,你没听到吗?”

    天闲放开了手,“到了这里,的确已经没有必要再抓住阿穆隆特的身体了,而且很显然,阿穆隆特已经恢复过来了,真要是互相较劲的话,有堕神支撑的阿穆隆特恐怕在攻击力上要比天闲强出好几倍。”

    “差一点差一点,时间真是越来越少了!”

    阿穆隆特一面感叹着,一面靠近了那王座,仔细的检查起王座上的那个人来。

    天闲安静的跟过去,近距离的看着王座上的这个人。

    这个大大脑袋光溜溜的家伙穿着一件看起来十分有时光流逝感觉的衣服,他似乎一直坐在这里很久很久都没有动过了,天闲甚至在座位上看到了衣服风化碎裂的残渣。

    “这是你吗?”天闲大胆的问。

    “还能是谁?所以说你看到了你要看的,许多年来,你是第一个看到我模样的家伙,哼!说起来还是第一个人类。”

    天闲仔细打量,发现阿穆隆特并没有直接触碰那人的身体,只是前后左右不停观察看着。

    “你……难道不是人类?”

    “人类,那种东西……早就不是了。”阿穆隆特用一种你很没见识的口气说道,“人类可无法做到我做的那些事情,当然……人类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就像你一样,虽然弱小可怜,但也不是没有用处的。”

    说着阿穆隆特抬起头,“这次算你做的不错,我会给你好处的。”